帝后世无双 第1359章 冰耳兽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24 00:15: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太上皇风寒严重?

  

  年纪大了,病了一个多月,如果一直好不了,很是危险。

  

  云迟看了晋苍陵一眼,问道“为何不请御医?”

  

  “并无御医。”

  

  “当初凤雅皇帝让太上皇和太后到北地行宫的时候,没有派御医随行吗?”

  

  那种时候,派御医随行自然是应该的。

  

  北地行宫离皇城那么远,甚至于离有人烟的城镇都颇有些距离,若是行宫之内没有御医,太上皇太后要是身体抱恙又如何是好?

  

  “曾有两名御医随行,”庆公公说道“但是过了半年,两位御医都想了办法离开行宫回皇城去了。”

  

  跟着留在行宫,那就等于是被贬了。

  

  何况北地苦寒,又没有什么灯红酒绿,什么都没有,谁愿意呆下来?

  

  那两名御医在出发之前就已经是叮嘱了家里亲友替他们多方奔走,努力地想办法让他们回去。

  

  果然,半年后就陆续离开了。

  

  这些虽然庆公公没有说出来,但是晋苍陵他们又如何不懂?

  

  本就是皇家权力巅峰的二人,想一想都能够明白了。

  

  这世上哪里不是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

  

  “那这些年,若是行宫中有人身体不适,去哪里寻大夫?”

  

  云迟又问了一句。

  

  之前的事情他们现在多问也没有什么意思。

  

  “北境军营,有军中大夫,之前曾有一位丘大夫总能到行宫中诊病,但是三年前丘大夫自己也染病不治,已经去世了,现在行宫中但有人身体不适,便只能由我出来寻些草药或是到城中找大夫出诊,或是到药铺里买药。

  

  只是行宫很偏,大夫也不大愿意出诊”骨影听到了这里不由得冷声说道“堂堂凤雅太上皇和太后,要请一名大夫,竟然还落到了被推三阻四的境地?”

  

  庆公公看向了骨影。

  

  这个时候他发现了一个事实,除了那位婢女,在场另外三人,他都看不出修为。

  

  包括云迟的。

  

  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三人的修为都比他高出许多,与他不是在一个等级的,二是这三人修为实在太低了,或者根本就没有。

  

  云迟看起来那样柔弱,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有武功,但是另外二人呢?

  

  他们能够来到这二仙人山上,想必不可能是没有武功的。

  

  所以在庆公公看来,云迟是个柔弱的夫人,然后这二位,一位是她的夫君,一位莫不是他们的兄弟?

  

  这二人都是高手。

  

  但是看骨影对待他俩,却又像是侍卫。

  

  “大夫出诊一次,所收的诊金不少,行宫中如今已无闲银,所以请得起大夫只怕也是没有银两付药钱了。

  

  现在主要是行宫中太冷了,太上皇与太后皆无新被,也无炭火,这个寒冬熬得很是艰难。”

  

  竟然连请大夫付药费的银子都没有了。

  

  这凤雅的太上皇太后这是过得多悲催。

  

  云迟看着晋苍陵,轻声问了一句“陵,我们要不要明天便出发去北地行宫看望一下凤雅的太上皇?”

  

  “等人来收了这些药材再说。”

  

  晋苍陵淡淡地说了一句。

  

  云迟便慵懒地喔了一声。

  

  看他们说起太上皇和太后的神情和语气,庆公公实在是看不出来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对太上皇和太后到底是什么感情。

  

  但是现在他落在二人的手里,也不知道什么该问不该问。

  

  “庆公公来此做什么?”

  

  云迟却又问起他来。

  

  “寻雪狐。”

  

  “做什么?”

  

  “行宫中太冷,想要寻雪狐替太上皇与太后做些御寒衣物。”

  

  看来,太上皇与太后在北境行宫中当真是过得很艰难啊。

  

  “你们怎么不向皇城讨要?”

  

  这些不该是京城定期送来的吗?

  

  庆公公苦笑了一声,说道“谈何容易?

  

  以前只要是递过信,便被北境军营中给扣下了,理由多的是,有时候说驿站无马,无法往京城送信,有时候说京城最近闹饥荒,在北境还好过一些,让我们忍忍”这也行?

  

  皇城闹饥荒,苦寒之地更好过?

  

  这种话说出去谁能信啊。

  

  “庆公公的伤是怎么得来的?”

  

  云迟语气一转。

  

  说起这个来,庆公公的眼睛却是突然一亮,隐隐有些激动。

  

  “几位是从远方来的吧?

  

  肯定不曾听说雪山之上有一种冰耳兽吧?”

  

  冰耳兽?

  

  那是什么东西?

  

  “不曾听说。”

  

  “这冰耳兽凶悍如虎,极为尖锐锋利的爪子,体型如鹿,以雪狐野兔蛇之类为食,就居住在雪山冰洞里。

  

  不过虽然冰耳兽异常凶悍,肉质却极其鲜美,香嫩可口。

  

  而且冰耳兽的血很是滋补,风寒体寒之人喝了对身体很好,那对冰耳也可入药,就连它的皮毛都结实保暖,制靴和护腕极好。”

  

  “看来庆公公是遇到冰耳兽了。”

  

  云迟听得明白。

  

  晋苍陵却已是心中一动。

  

  “那冰耳兽在何处?”

  

  庆公公自己是没有办法猎了那只冰耳兽的了,所以也乐意与他们说清楚,也算是报了一点他们的救命之恩。

  

  看这位夫人身体虚弱,冰耳兽的血和肉对她来说最适合不过了。

  

  “我是敌不过那只冰耳兽,它就在这座山上!我遇到它是的时候是在这山的右侧峰,正好是太阳落下的方向,那里有一条冰裂缝,里面应该是有一个冰洞,冰耳兽就在那里。”

  

  “只有一只?”

  

  晋苍陵又问。

  

  “我只遇到一只,但不知那里面还有没有。”

  

  庆公公有几分迟疑,说道“一只冰耳兽已经极其凶悍,要是有一群就麻烦了。”

  

  云迟接了下去,“嗯嗯,一群的确麻烦,剥皮切肉得费不少功夫。”

  

  庆公公“”所以她在发愁的是这个?

  

  危险啊,危险不用想了?

  

  这看着就是一个被宠得确实无法无天的美人啊。

  

  但是听到云迟这么说,骨影就立即接了话道“属下负责剥皮切肉。”

  

  “嗯,可以。”

  

  云迟很自然地应了一句。

  

  庆公公有点惊着了。

  

  所以这么一位高手,还果真只是侍卫?

  

  这二人到底是什么人?

  

  “我与骨影去看看,你跟霜儿在此,可否?”

  

  晋苍陵听说那冰耳兽有那么好的功效就已经动心了,这个时候猎来给云迟吃正好。

  

  “可以啊,快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