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324章 药王的义女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盒子里,放着两个嵌宝鎏金小盒。

  很精美,当真是一看便知道是给姑娘家的东西。

  晋苍陵见状,替她接过了玉盒。

  云迟便拿出了一只小盒子,打开,她微微一愣,竟然是一盒香粉。

  粉质细腻雪白。

  她以指腹轻沾了一点点,在手背上轻抹开。

  她的手本来就已经细白嫩滑,抹上了这香粉之后像是泛着玉般的光泽,粉滑莹润。

  还有一股淡淡的幽香。

  晋苍陵一手捧着玉盒,一手伸过来,轻执住她的手背,拉到唇边,在她的手背上流连地轻印下几个轻吻。

  他会突然这么温情的举动......

  云迟倏地醒悟过来。

  这哪里是普通的香粉啊,“活色生香。”

  她抽出手,想起了当初得到的那本药经上写过的一种香粉。

  这种香粉的名称就是活色生香。

  是一种带有一点点儿魅惑催情成分的香粉,抹上这种香粉这后,别人会很容易被吸引,想要在你的肌肤上流连。

  甚至还能吸引蝴蝶在你的肌肤上跳舞。

  哪怕本身丑,只要抹上足够多的香粉,也会让你成为万人迷。

  现在看到晋苍陵如此举动,云迟便知道这两盒香粉就是活色生香。

  药王这是担心自己女儿长大了不漂亮,没有人喜欢?竟然送她这样的东西。

  晋苍陵按理来说并不会这么轻易被这种香所迷惑,他会有这样的举止,只不过是因为云迟本来就已经是他心尖的女人,是他心尖的宝贝,他根本就没有半点抵御她的想法。

  晋苍陵也在自己执住云迟的手时就已经反应过来,但他还是顺从自己的心,在她的手背上轻吻了几下,然后又将她的掌心贴在自己唇上。

  “很香。”他声音微哑,“不过,就算你不用这种香粉,身上也很香。”

  特别是为他而绽放的时候,她身上会散发出一种让他迷恋的香气。

  云迟娇笑一声,轻轻推开了他。

  “去,这个时候少撩我啊,到时候自己受不了可别怪我。”

  她把那盒活色生香又盖上装了回去,从他手里接过了盒子,咻地一下收回了昼夜环里,笑得娇艳无双。

  看得出来她这个时候心情好极了。

  “里面还有上百个盒子,估计都是好东西,下山之后我再仔细看看。”

  那会有一种细数宝贝的幸福感啊。

  “看得出来药王的确是极为宠爱女儿,哪怕只是义女。”她说道。

  否则怎么会给她准备这样的至宝当生辰礼物?这么一个有乾坤宝器的昼夜环就已经是至宝里,里面竟然还收着那么多的好东西。

  那么,当年若是他宠爱至此的女儿当真被杀星杀了,他会如此痛恨杀星也就情有可原。

  可是当年的杀星又不是晋苍陵,他现在也并不是嗜杀成性的杀星啊。只是他的命格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云迟一下子就有些想远了。

  “啾!”

  云啄啄的叫声将她拉了回来。

  “啄啄,这对手环我收下了,算你的功劳。”云迟摸出了两朵花出来,丢给了它。

  云啄啄欢喜地吃了花。

  “有没有看到长嘴兽?”云迟又问道。

  他们这一次找药王神殿,最大的目标就是护鼎长嘴兽。

  可是现在他们连什么鼎都没有看到呢,怎么找长嘴兽?

  “啾啾啾!”云啄啄快速地啼叫了起来。

  晋苍陵皱了皱眉,“它在叫唤什么?”

  “坟墓下面另有天地。”云迟说着探头往坟里看了一眼。“我始终觉得这个棺材有些怪异,若当真是药王自己的棺材,怎么会钉进这么长一根桃木钉?”

  “桃木钉有何用处?”晋苍陵却是不解。

  “怕尸变而已,应该不会有这种事情,可至少也是这样的意思,一般人怎么可能给自己钉上桃木钉?”

  “他若是死了,也无法自己在这里钉上桃木钉。”晋苍陵说道。

  云迟点了点头,“所以,两种可能,一是这棺材里本来就不是药王,钉桃木的人才是他。二是里面的是药王,但是有另外的人葬了他,而且可能并不是药王的友人,很有可能是对药王带着恨意或是敌意的,想让他死后也永生不得投胎。”

  “如果这样的话,就说明早就有人发现了药王神殿,这里面很多东西已经被动过了。”

  晋苍陵微微攒眉,“不管如何,下去看看。”

  “嗯。”

  云迟也是这么想的,既然云啄啄也说下面另有乾坤,当然得下去看看。

  她虽得了异宝,但是真正要找的东西还没有找到。

  就在他们准备下去的时候,外面突然砰地一声,然后就传来了随波一声惊呼。

  “你呆在这里!”

  云迟只得及对晋苍陵说了这么一句,身形已经飞速掠了出去。

  一只玉盒子正好朝她快速飞掷了过来,直直砸向她的面门。

  云迟一挥手将它扫开,只觉得那盒子沉重无比,这要是真被砸到了,只怕得破相。

  而她定睛一看,墙壁上那些盒子竟然都纷纷飞射了出来,满天盒子乱砸,随波逐流在其中有些狼狈地躲闪着。

  云迟看见其中一个盒子正重重地朝随波的背后飞掷了过去,腕上天丝咻地飞了出去,缠住那只盒子,将它甩了开去。

  砰地一声那只盒子摔落在地上,砸碎了,一团黑色烟雾弥漫了出来。

  与此同时,随波也用剑挑开了眼前一只盒子,同样从盒子里飞出了一团黑色烟雾,朝着随波的面门就笼罩了过去。

  “躲开!”云迟一声轻喝。

  随波自己看到了那团黑色烟雾也知道不对,云迟出声的同时他也飞快地后退想要避开,可是前面又有几个盒子飞掷过来,带着破空声,来势汹汹。

  他只能先挥剑再去格开快要砸过来的盒子。

  “别硬碰!”

  云迟出声,无穷里天丝咻咻咻地飞射了出去,替他们拉开了几只盒子。

  这一回她也不敢直接将缠住的盒子甩出去,而是收了回来,再轻放下。

  在她的帮忙之下,随波逐流这才得以喘息,退到了她的身边,闪身进门。

  总算是避过了那漫天飞掷的盒子。

  那些盒子里哪里是什么宝贝,分明全是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