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299章 楼主要的四味药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迟伸不手把那东西小心地拿了起来。

  见她纤白手指捏起那东西,晋苍陵皱了皱眉有些嫌弃,“别碰了。”

  “总得看看是什么。”

  云迟没听他的,还是把那东西拿了起来,入手只觉得颇轻,重量完全不似她想象的那样像石头一样沉重。

  可是它分明外形和触感都像石头。

  就在云迟观察着这东西的时候,骨影和霜儿也上来了,刚刚跃上来,他们便看到了几块石头一样的东西飞快地掷向了云迟,如流石飞射,破空声凌厉。

  “帝后小心!”

  骨影立即出声提醒。

  但是在他出声的时候晋苍陵身形也已经动了,破天剑一挥,舞出了一片残影,如一道剑墙,挡住了那些偷袭而来的“石头”。

  只听到铛铛铛铛连续好几道声响,那些“石头”都被剑墙挡住击落。

  有两只掉到了雪地里之后只停了一瞬,竟然又再次朝着云迟飞扑了过去。

  就连霜儿都看出来了,这些东西对他们都不屑一顾,只一心攻击云迟一个人!而他们还没有看清楚,只觉得就是石头。

  可在落在雪地的那两只再次飞扑而起的时候才发现这是活的!随波和逐流也已经相继攀了上来。

  云迟依然专注研究着手里那“石头”的一半尸体,没有把那些袭击她的东西放在眼里,因为她知道晋苍陵会护着她。

  伴着晋苍陵击开那些“石头”的铛铛声,云迟也找到了那东西的心脏。

  心脏就在她手里的这一半,看起来就是一个小小的团子,是灰白色的,里而布满了密密麻麻细微得几乎看不见的血管,血管竟然还是灰青色的,所以整块看起来没有什么别的颜色,的确很像石头。

  而云迟发现这块心脏的时候是因为她的手指轻轻碰到的时候那心脏还有隐隐的跳动。

  只有这样的跳动才让这东西看起来像是活物。

  而让人觉得更为诡异的是,就在云迟的手指碰到了这东西的心脏时,她竟然感觉到了这颗心脏的兴奋,似乎有什么在鼓噪着,传达着对她的一种异样渴望。

  明明已经被劈成了两半了,已经死了,竟然还能够给她这样的感觉?

  云迟皱了皱眉。

  这种感觉实在是该死地诡异,她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这些东西对她的狂热渴盼,就像是,她是它们等待了很久很久的食物。

  被当成了食物的感觉可不太好。

  云迟捏着那东西,正好听到了侧边有一丝破空声袭来,伸手就把那东西击了过去。

  铛地一声。

  那半块“尸体”击落了另一只袭来的“石头”。

  在不远处,晋苍陵面前地上已经七零八落地散落了数十块“石头”,有的还能保持完整,大部分是被劈成了两半或是直接成了碎片的。

  而这些东西散落在雪地上,全部都没有血。

  看起来就像是散落了一地的石头。

  怎么看怎么怪异。

  “姑娘,”随波突然说道:“这玩意儿很有可能是我们楼主一直在寻找的一味药!”

  他的语气竟然是惊喜欣喜的。

  云迟一挑眉,“你们楼主受伤了吗?”

  怎么会需要药?

  随波从袖袋里拿出了一封已经拆封的信来,双手恭敬地递给了她。

  “这是我们临要出发之前收到的信,玉大管事传来的,上面写了四味药,让我们若是找到药王神殿,细心留意一下看看有没有。”

  云迟打开了信,内容果如随波所说的那样,玉无常列了四味药,每一种药之后有简单的描述。

  楼主需以下四味药,若寻见药王神殿,务必细心留意。

  一为落星尘,白色如絮,触之如棉,略冰,长于一种雪松上。

  二为夜目,黑色带银光,主株如山藤,夜目为根茎,大小未知。

  三为雪石兽,可能约莫拳头大小,外形触感如顽石,速度快,入手轻,无手无脚,口鼻耳目难寻,一般藏于雪山石洞里,对异血有天生渴望。

  四为明华花,花为白色,略带透明,夜里微亮,触感如玉,常于血藤相伴相生,但明华花不可直接接触血藤,否则花瓣会立刻变色,再无药用。

  一开始随波没有想起来,也是因为他一时没有联系起来,等看到这一地的“石头”时才想起信中的描述。

  而看到信上的描述之后,云迟也是立即确定,这的确就是玉无常信上所说的那一种雪石兽。

  因为所描述的特征都吻合,尤其是“对异血有天生渴望”这一点,她都已经感觉到了,还很清楚。

  “信上并无说明这东西是要活的,还是死物也成。”

  云迟把信交回给随波,“所以,你们楼主当真是受了伤,需要这些东西?”

  而且可能还不是普通的伤,因为这四味药她都是闻所未闻。

  一般来说要用到特殊药材的,可能也是特殊的病。

  “这点我们不清楚。”

  随波有点为难地说道:“我们的确是许久不曾见过楼主,但是以前也没有接到要为楼主寻药的命令。”

  一旁还在留意着雪石兽的晋苍陵说了这话便淡淡地说道:“这有何奇怪的?

  寻常的药只怕千重楼早已经寻到,只缺这四味奇药,得寻到药王神殿方可觅得。

  此次你们二人跟随我们一同寻找药王神殿,这才下了此令。”

  他看向了云迟,说道:“所以,千重楼主也未必没有需要你方才对你诸多示好的可能。”

  “你不是说他是我父亲的可能性很大吗?”

  云迟嗤声,“现在又觉得他可能是利用我了?”

  晋苍陵一皱眉,“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

  云迟走近了两步,用手肘轻撞了他一下,压低了声音说道:“金苍蝇,你就是心里不爽了是吧?”

  因为想到了玉无常可能是要利用他们找药王神殿,然后顺便替千重楼主寻那四味药,这男人替她觉得不爽了。

  要是千重楼主当真是要利用她,这男人可能会把药毁了都不愿意把药送到千重楼。

  她哪能不知。

  晋苍陵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云迟见他恼了,又凑近了过去,“如果这四味药只有寻到药王神殿方可觅得,那现在我们见到了雪石兽,是不是说明我们当真接近药王神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