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260章 白送的铺子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迟凑向了晋苍陵,发现他是真的睡着了。

  她不由轻笑,这男人还真的是,有她在,不管在哪里都能睡着了?

  她伸的轻轻捏住了他的鼻子。

  看着她的动作,朱儿霜儿两人就掩唇偷笑,齐齐先退了出去。

  晋苍陵伸手就抓住了云迟的手。

  “做什么小动作?

  走了?”

  他刚醒来,声音低沉带着一分慵懒,里面的磁性让人耳朵都酥了。

  “嗯,走了。”

  晋苍陵站了起来,眸光一闪便又是气势凛然,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刚刚有睡过。

  伸手揽住了云迟的腰,也不问她之前的情况,只带着她就出了门。

  “观水楼已经被仙丹宗的人包了下来,你准备去哪里?”

  他望了一眼外面飘飞的白雪,说道:“现在去找牙子问问,哪里有酒楼或是院子要赁出,我们自己买一个。”

  “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吧?”

  云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不会忘了我们还要找铺子开苍云丹药馆的吧?

  把银子省着点花。”

  “花了再挣就是。”

  晋苍陵伸手将她的风帽戴上,看着风帽下笼着的这双眼睛,突然说道:“收下人了?

  赠花?

  嗯?”

  云迟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还不知道他突如其来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在看到了他眸底的幽深之后,她倏地就反应了过来,顿时就哭笑不得。

  “我们本来就是要替无名宗收人,又不是我自己收男宠,那朵花,啄啄很熟悉它的香气,骨影不是说了吗?

  引归长老对步苏起了杀心,如果他真有什么危险,能救一命也是好的,他在制丹方面有绝佳的天赋,真要这么被杀了,可惜。”

  只不过是因为步苏还想要忠于仙丹宗,她也不好强人所难非要把他留下让他叛出师门,所以只能先给一朵花,若是真的有什么事,冲着他那样的天赋,她倒也愿意救他一命。

  就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明明看似睡着了,竟然还把这事听到了耳里。

  醋劲大,也不是大成这个样子的。

  “这么介意赠花?

  嗯?”

  她好笑地轻揪着他的袖袍,对他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笑意虽然被面纱掩住了,但是笑意在她的眼里流露得很明显,让她的眼睛也微微弯了起来,如同皎洁明媚的新月。

  一个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明艳的妖精。

  赠花救命?

  只有她想得出来。

  “那人真的就那样有天赋?”

  “自然,制药上他真的有天赋,而且,嗅觉绝佳,寂寂草的味道,本来寻常人应该是尝不出来的,可是他尝出来了。

  这一点就已经很是惊人。”

  云迟道:“可惜了,他不愿意来无名宗,否则,无名宗的丹堂,我觉得他能当个堂主,以后就由着他带着新人制丹。

  不过,若是他马上就答应了要脱离仙丹宗来我无名宗,我会觉得此人不太可用。”

  所以,现在她还真的是挺欣赏步苏的。

  明明在仙丹宗受到了那样不公平的对待,连寂寂草也被夺去了,只因为那是他的宗门,所以他就一直受着也没有想过要背叛宗门。

  天赋有,品性也有。

  就算他不能来无名宗为她所用,这样的人她也愿意伸一把手。

  漫天飞雪,却也没有阻止晋苍陵和云迟的脚步。

  几人也没乘马车,就这样冒着风雪缓缓穿过赦罗城的街。

  回到了程府,却见府门开着,门外阶上站着一人,一身黑衣一袭白色披风,隔着漫天的飞雪,长眉飞挑,唇色浅淡,带着一种有点柔意的俊美。

  木锦夜。

  见了他们回来,木锦夜的眸子里便有火星燃起,整张脸明显地生动了不少。

  “本帝君倒是忘了,还有给你赠花的。”

  步苏是她赠了花,这木锦夜,是准备替她养花种花,随时要给她赠花的。

  “呵。”

  云迟轻呵。

  帝君大大您再踢醋缸,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啊。

  “小主子,有人来访。”

  木锦夜先是对晋苍陵行了一礼,然后才对云迟轻声说道。

  他本来是想要去观水楼寻她的,出来之后正好见他们远远行来,便站在这里等着了。

  满世界的雪白里,他们二人并肩携手缓缓而来,有一种旁人无法插入的感觉,就连跟在后面的朱儿霜儿骨影几人,也都很容易被忽略。

  木锦夜也是在这个时候才蓦然了悟,便是他真的有献祭之心,云迟也不会接受。

  他犹豫了,当真不知道这事要不要跟她说。

  说了,会如何?

  “谁?”

  云迟步上台阶,木锦夜下意识要伸手来扶。

  黑色袖袍里伸出的手,淡淡苍白,无瑕,纤长,就像他本人的绝色。

  若是单身的云迟,只怕是要说一声你这手真漂亮。

  但是她身边可有一醋缸,云迟还是很小心的把自己这么一点破坏习惯给改了,连多看木锦夜一眼都没有。

  “是...千重楼的人。”

  千重楼?

  云迟一怔,便快步进了府。

  来的人,是随波。

  “随波见过姑娘。”

  随波坐在大厅里等了云迟好一会了,再次见到云迟,他十分高兴。

  “随波?

  你这是还没有回到千重楼吧?”

  怎么又来了?

  “姑娘猜对了,我刚到了千重楼的分阁就接到了楼主之命,让我们跟着姑娘,把姑娘所需要的产业交给姑娘。”

  “你们?”

  “还有逐流,逐流带着丁叔他们去看铺子了。”

  云迟坐下,接过了下人送上来的热茶喝了一口,这才挑眉看向随波,“产业?

  我不知道我在虚茫还有产业。”

  “姑娘不是要开苍云丹药馆吗?”

  随波说道:“现在很多大城里地段好的铺子可不容易找到,所以,楼主命我们把千重楼各大城的好铺子盘点盘点,姑娘但凡有经过的,需要用来开丹药馆的,我们就能把铺子交出来了。”

  这话,听得明白。

  但是这意思,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云迟看了晋苍陵一眼,咳了两声,道:“千重楼主这是打算把铺子都给我?

  收银子吗?”

  “姑娘说笑了,自然不收。”

  随波说道。

  “千重楼主是觉得,堂堂大朝皇后,还要白白拿他几间铺子?”

  晋苍陵眸光倏冷。

  这千重楼主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