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239章 替你续命十年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所以呢?”

  所以因为晋苍陵的处境很是危险,她就应该放弃他离开他,不顾他的死活,大难临头各自飞吗?

  “如果说你们是这样的想法,那么我们没有在一起的必要,我父亲我会找,但是你们不必再跟我有什么联系。”

  云迟气势逼人,看着程老先生的眼神极为慑人,带着很强的威压,“之前的这些记忆,我会直接帮你们清洗掉,从此你们走你们的振兴迟家的大道,我们自找我们的小桥。”

  什、什么?

  程老先生心头震骇。

  “小主子您能够洗去我们的记忆?”

  云迟:“......”所以这位老头也是个人才,在她这么多的话中竟然就能够专门挑到这么一个关键点?

  “我能说得出当然也能做得到。

  我不需要身边有一直劝我和离的人。”

  “小主子误会了!”

  程老先生赶紧说道:“我们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担心小主子的安危而已,毕竟,那一位要对上的人都不是一般人,九术宫和第一宗在虚茫之境号召力很强,他们宗门的高手也不可小觑......”他们要振兴迟家的话本来就已经要对上不少艰难,还有可能会对上很可怕的敌人,毕竟当年能够害得迟家和云家决裂又两家亡败的敌人,肯定也非比寻常。

  云迟要对上那些人的话本来就已经很难很难,再加上晋苍陵这边的麻烦......他可以预想他们夫妻俩前面的这条路风雨荆棘不会少。

  人都是自私的,他们当然首要的就是考虑小主子的安全。

  但是没有想到云迟的反应这么大。

  云迟呵了一声,“我让你们担心这些了吗?”

  这些是她和晋苍陵自己要考虑的问题。

  “是,以后我等万不敢再提。”

  程老先生见她如此,也明白了她和晋苍陵二人之间的感情的确不是他们能够掺和的。

  其实不只是云迟对于晋苍陵的不离不弃,晋苍陵对她同样也如此。

  按理来说,若是知道自己的妻子不能碰,不能有孩子,身为男人肯定会心生弃意了。

  但是之前看晋苍陵的反应,要是真敢让云迟离开他,他可能真的会直接大开杀戒。

  “既是如此,小主子和尊者可以等找到公子,再问问公子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公子是迟家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天才,说不定他会有办法。”

  云迟见他不再劝分,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恢复到有些慵懒的样子。

  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么?

  “嗯。”

  她想了想又问道:“可曾听过千重楼?”

  “千重楼?”

  程老先生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听说过,千重楼还曾帮过我们几次,不过他们楼主相当神秘,从来都是神龙不见。”

  “帮过你们?

  你们有交情?”

  “不曾有交情。”

  程老先生摇了摇头说道:“说来也是奇怪,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交情,但是千重楼却帮了我们好几次忙,我也曾经求见过千重楼主想要好好地感谢他,可是千重楼主却不见人。”

  云迟垂眸,总觉得这事很是奇怪。

  她也跟千重楼主没有交情,但是一路走来,千重楼主还真是帮了她不少忙。

  就连飞仙露也是二话不说就给了。

  “之后把千重楼和第一宗的信息整理一下交给我,你们所能够搜集到的所有信息。”

  虽然不知道云迟想这两个宗门的信息做什么,但程老先生还是相当恭敬地应了。

  看着云迟转身要离开,他又赶紧说道:“小主子,从今天开始,这里的药材任您取用,您需要什么只管吩咐。”

  这么多的药材任她取用?

  云迟一挑眉,倒是觉得这是个挺好的收获。

  “好。”

  她又看了看程老先生,沉吟了一下,道:“作为报酬,我帮你续命十年,原本你也不过只有一年时间了吧?”

  说了这句话之后,她就转身施施然地朝他们的房间走去了。

  留下程老先生整个人呆在原地,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灰衣老者走到他身边,语气也有些颤抖。

  “程老,小主子她......”“她是怎么看出来的......”所有人都觉得他身体很好,毕竟红光满面,说话的时候也是中气十足,每天更是亲力亲为地种药锄草,怎么看都是一健康的老人,哪里知道云迟竟然能够看出来他的命只剩一年了。

  而且,她竟然能够替他续命十年......“小主子当真令人摸不透,”灰衣老者叹了一声,紧接着便很是激动地道:“但是我相信她,她说得出来肯定就能够做到!程老,你有救了。”

  “是、是啊,我本来以为自己再看不到公子回归,重建迟家的那一天了,但是现在看来,我还是有希望的,是吗?”

  程老先生抹了抹眼泪,“十年内,小主子定能够寻回公子,重振迟家的。”

  他现在无比相信这一点!云迟回到了房里,刚关上门,人便被某人双臂一卷,身形飞起,摔落在床上。

  晋苍陵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双眸幽深,带着隐隐暗色,在她上面看着她。

  “只能嫁云家人?

  嗯?”

  云迟哭笑不得。

  还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呢,哪里知道这个男人还没能过这一坎呢。

  “不嫁,都已经是你的人了,还嫁谁?”

  “若是一直只能憋着,你忍不得了呢?”

  晋苍陵一边极为低沉地说着,一边伸手向她的腰带。

  云迟早就已经感受到了他。

  她心里轻叹一声。

  这个男人是不怕死,明明刚听了程老先生说的那些话,竟然转眼就想要了。

  “到底是谁忍不了?”

  “你如此无耻的女人,想必是总想着的。”

  他的声音越发低沉。

  手下的动作也没停下,已经抽开了她的腰带,伸手就撩开了裙袍。

  云迟瞪着他。

  到底是谁无耻?

  “你真想死?”

  她抓住了他作乱的手。

  晋苍陵眸色深深,里面有烈焰浓浓。

  “嗯,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白牡丹......”神tm的白牡丹。

  她自己乱取的这个名字用在这个时候,还真的是......屋里很快就没再有说话声。

  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种声音,很久很久没有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