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192章 怎么能给她呢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七十六万八千两,第一次,”云迟接过了话,环视了众人一眼,看着应该是不会再往上加了,“第二次,第三次!好,成交。”

  梅掌柜的心咚地一声掉回了原地。

  七十六万八千两!

  一颗丹药这就赚了七十六万两银子!

  厉害了啊。

  这一颗丹药是一名帝尊买到的,而且他也戴着面具。

  给了银子拿了药之后,他是自己直接就抓起了一张椅子,微一使劲,整张椅子瞬间就化为了粉末。

  露出这一手,让人立即就知道他的修为是帝尊了。

  这么一来就绝了某些抱了不好心思的人的打算。去抢一名帝尊,不要命了吗?

  众人齐齐噤声,带着敬畏地看着他准备目送他离开。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云迟轻飘飘的一声传了出来,“这位贵客,椅子一把一两银子,看在你是我们丹药铺的第一位大户的面分上,这一两就不需要你赔了,不过还是得说清楚的,下一位客人可得注意了。”

  噗。

  众人绝倒。

  人家好歹也花了七十六万八千两啊,还是一位帝尊,帝尊啊,这么一把椅子真的要去跟他计较吗?

  那位帝尊也差点儿绷不住他高人的风姿,扫了云迟一眼,这才咻地一声飞掠离开了。

  可能是因为有了第一颗的价格在那里,第二颗仙蔓丹拍卖的时候,大家都不想慢吞吞地往上加价了,有人直接就喊出了五十万两,然后才在五十万两的价格上往上喊价了。

  “这第二颗仙蔓丹的价格会不会比第一颗的低了?”

  “不可能,应该会差不多的,毕竟到了那个价也就到顶了。”

  外面听着动静的人也都很是积极地参与了议论。

  但是他们不知道,第一颗到了七十六万八千两的时候有人抱着侥幸的心理,觉得还能搏一下第二颗,说不定第二颗价没有那么高,所以就没有再往上喊价了。

  结果等第二颗也喊到了七十六万八千两的时候,有人觉得没有了,这个错过就真的错过了,再贵一些还是得往上喊啊,所以第二颗竟然一直喊到了九十万五千两才成交。

  第二颗的价更高!

  这个时候就算是拍得了这一颗的人心里有些滴血,也有些酸第一位客人,但是也只能无奈付了银子拿了仙蔓丹离开。

  这人一出了苍云丹药馆就不在云迟和晋苍陵的保护范围内了。

  出去之后他们能不能保住丹药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所以,两颗药都卖出去之后,云迟心情大好,决定带着众人出去酒楼吃一顿好的。

  结果一出去就看到了站在那里守着的木锦夜。

  木锦夜朝云迟看了过来。

  “那是锦姑娘吧?”霜儿说道:“锦姑娘刚才也进去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喊价。”

  云迟看了木锦夜一眼,微微一笑。

  木锦夜朝她走了过来,递过来一只荷包。

  但是他却是没有说话。

  “这是何意?”云迟挑眉。

  晋苍陵微眯了下眼睛,看着木锦夜,眼神渐冷。

  “药王神殿的一个线索。”木锦夜本来是不想开口说话的,但是看云迟的样子就知道如果他不开口的话,云迟决不会收下这个荷包。

  但是他这一开口,就连云迟的眼神都有些冷了。

  “你不是锦姑娘,你是何人?给我这个做什么?”

  “我是木锦夜。”木锦夜只说了这么一句,把那个荷包往木野的手里一塞,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他也根本没有办法跟她解释为什么他会知道她要找药王神殿,而且万一他与她在一起暴露了太多,反而会给她带来危险,会引得那些人注意到她。

  现在她用了无名宗白少夫人这个身份算是争取了一点时间,可以尽快去办他们要办的事情,万一他们的真实身份被发现了,可能事情就会有很多的阻碍了。

  “相信我,我对你没有一丝恶意。”

  云迟的耳里传来了木锦夜的传音入密。

  她本来要射出去的天丝收住了,只是微微皱眉望着他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街角。

  木锦夜这一路走过去的时候两旁还有不少人喊着他锦姑娘与他打着招呼的。

  木野看着手里的荷包有些不知所措。

  他总觉得要是真的把这个荷包给云迟的话,晋苍陵一定不会饶了他的,但是他都已经收下了,要是真的丢掉,药王神殿的线索不是也很重要的吗?

  所以他不能丢啊。

  姑娘的确是一直想找药王神殿来着。

  所以木野觉得这荷包有些烫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云迟朝他伸出手。

  但是还没有接过那个荷包,晋苍陵已经五指一抓,把那个荷包虚空地抓到了自己的手里。

  “那个是男人。”他的声音有些低沉,看向了云迟。

  一个男人要给云迟赠荷包?

  不管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她能收?

  “可那不是锦姑娘吗?”丁斗都有些不解。

  虽然那人是男装装扮,但还是看得出来与锦姑娘很像,难道不是她吗?他也说她叫木锦夜啊,锦姑娘不就是叫木锦夜吗?

  连丁斗都没能认出来。

  “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云迟表示很无辜。

  “不露脸都能够如此招蜂引蝶?”

  “我连魅功都没有施展半分。”云迟继续无辜。

  这可不关她的事啊。

  但是,人家一个大男人给她送荷包是现实。

  “要不然先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她说道。

  晋苍陵随手将那荷包一丢,骨影自暗处闪身而出,接住了那只荷包,然后又再次闪身隐藏了起来。

  速度快得在周围的人都看不太清楚,只是觉得有影子一晃而过。

  尽管已经成了帝尊,但是骨影完全没有想离开的意思,他早就已经习惯了给晋苍陵当暗卫,一天是他的侍卫,一辈子都是他的侍卫。

  再说,他很清楚自己这帝尊的修为是怎么来的。

  云迟从头到尾连碰到那荷包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在暗处等着哥哥的木锦灵等到他走过来时一把拽住了他的臂弯,有些急,“哥哥,你是不是把我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给了她了?”

  “嗯。”

  “你怎么能这样?”木锦灵脸色一变,“要是让爷爷他们知道了,你会受重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