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059章 似乎绝境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迟在听到他说洒下血的时候心中就像有一丝清明闪过。

  隐葬墓穴,她知道是什么了!

  而且这还真的是需要她的血。

  所以她立即就拔出了玄莲刀,飞快地在自己的手掌里一划,手挥了出去。掌心的血被她以内力逼出,化为绵密的血雾,洒落在煞气腾腾的坑上。

  就像是火遇到了水。

  那些黑雾像是害怕了,寸寸地消散去,步步被逼退开。

  很快就看到了里面的情形。

  刚刚冲下去的人与马都摔倒在地上,有人叠在一起,有人还趴在马上,脸色都有些灰败。

  但是看他们的样子却仍有气。

  “没死没死,来得及时!”

  丁二斗冲下面叫了一声:“赶紧都起来吧,小心点起来啊。”

  这么多人倒在一起,还有数十匹马,被压伤的也有不少。

  丁二斗这一声叫喊也没有把所有人都叫醒。

  这要是云迟的速度慢了一点儿,这一大坑的人与骏马只怕是全死绝了。

  一个坑,死个数十人数十匹马,杀得如此简单。

  诸葛长空看了丁二斗一眼,微微讶然。但是他没有多问,只是飞身下去救人了。

  晋苍陵和云迟也都已经出手救人。

  这么多人马摔在一个坑里,他们要把人拉上来。

  但是晋苍陵在救人之前看了云迟的手掌一眼,眸光深黑,沉沉如霜。

  “先把人救上来再说。”云迟哪能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她这是又把自己伤了。

  等到把人都救上来,便发现坑里又有了一些血迹。

  “帝君,有三人救不活了,马匹死了六匹。”骨影清点了之后过来禀报。

  听到这话,众人便觉得有些悲凄。

  加上之前被附骨甲虫钻入的那一匹马,已经损失了七匹了。

  而让他们很是沉重的是,有三个人死了。

  晋苍陵没有说话,只拿了纱布过来,亲手替云迟把受伤的手掌给包扎上。

  云迟望了一眼坑里,那些黑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尽了,这么看还真的是看不出来到底这个大坑为什么会有这么强悍的杀机。

  “先替他们疗伤,休息片刻。”云迟把手搭在晋苍陵膝上,望了一眼挤在这一片秃地上的人和马,望了一眼天色,皱了皱眉。

  这好像还是要下雨了啊?

  他们不能走回头路,那些附骨甲虫还在等着呢,现在人马都有受伤的,再跑不快了,要是出去,肯定会很快被那些甲虫追上。

  只有这一片秃地才能让那些甲虫忌惮,不会上来攻击他们。

  但是他们也得困在这里。

  前面就是那个隐葬墓穴,现在他们哪里还敢把它当成什么普通的大坑?

  “这个地方我们也不能多待,隐葬墓穴里的煞气阴气对人畜都有碍,特别是......”丁二斗看了一眼晋苍陵。

  特别是这一位。

  他的身上有寒毒,所以要是在这个地方待久了,寒毒会发作的。

  随波在人群里找了一阵,还是没有找到逐流,他垂了下眸,对云迟说道:“姑娘,丁先生说得对,这里不宜久留,我们绕路出去。”

  绕路?

  从墓穴边上绕过去吗?

  只要他们踏出了这一片秃地,只怕那些附骨甲虫就在等着他们了。

  云迟看了他一眼,道:“你觉得逐流会在哪里?”

  他们是千重楼派来护送她的,要是有一人死在这里,她虽然不觉得对方是因她而死的,但心里总归是有点儿内疚。

  “逐流不会那么容易出事的,他很有可能已经过去了。”随波说道。

  “你们忘了之前那一股气息吗?”诸葛长空说道。

  这话一出,云迟和晋苍陵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是啊,还有那个......

  现在是附骨甲虫,隐葬墓穴,还有那一股未知的但是让他们都觉得有些压力的气息。

  “那就先绕过去,天要下雨了,先到前面找个地方避雨。”云迟站了起来,往回望了一眼,“那些甲虫就留给我处理,你们先绕过去。”

  木野却是一惊,“帝后,您要怎么处理?”

  诸葛长空和丁二斗也看着云迟。

  云迟笑了一下,“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快走吧。”

  她说着,人已经飞掠了回去,一下子就出了这一片秃地。

  晋苍陵只沉沉说了一句,“走。”

  而后便跟上了云迟。

  他当然不可能就让她一个人去引开那些甲虫,她在哪里,他便在哪里。

  诸葛长空又看了丁二斗一眼。

  丁二斗已经驾起了马车,对所有侍卫叫道:“走走走,帝后一定有办法的!”

  他们不能让她白干活,赶紧逃出这个地方才算对得起她。

  所有人都相扶着站了起来,准备从这隐葬墓穴旁边绕过去。

  诸葛长空坐在车辕上,看着丁二斗,眼神有些怪异。

  云迟和晋苍陵飞掠到了外面,齐齐站落在草地上,她解开了手上的布条,又逼了些血出来,挥手一洒。

  “你以为你的血是流不完的是吧?”

  晋苍陵眸子沉沉,隐隐有些怒气。

  云迟又是一道掌风把血腥气拍出去一些,抬头对他嫣然一笑。

  “到了城里,你好好给我补补就是了,我现在流了血身子虚,估计得一个月不能与你这个那个的,苍陵,你接下来可得忍忍呀。”

  晋苍陵一股火堵在胸腔里差点就出不来。

  他是在说这种事情吗?

  这个也能够扯到那事上去?

  “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云迟却已经望着前面,眉眼一弯,笑眯眯地说道:“它们来了。”

  晋苍陵看着她这个样子总觉得有些不对。

  之前明明她也无法对付这些东西的,怎么现在就像是胸有成竹一样了?

  就在他狐疑的目光中,只见云迟自脖子开始,又慢慢地浮现了那些图腾一样的血纹,像是开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的咒。

  自脖子,到下巴,到脸庞,鼻子,眼睛,额头,都被那些诡异的血纹给覆盖了上去。

  而她的手背上也开始浮现了同样的血纹来。

  云迟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那双眼睛里也隐隐透着一丝丝血光。

  这样的她显得妖异万分。

  晋苍陵浓眉紧紧一皱。

  他突然发现,这一次,比上一回他看到的,更诡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