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828章 自绝了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困魂傀儡术,在场除了云迟和丁斗之外好像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了。

  但是看着他们的样子,就是晋苍陵也都觉得这困魂傀儡术很是邪恶,否则,洪觉不会是这样的反应,而且丁斗也不会显得这样震惊。

  洪觉的眼泪一直流个不停。

  他的眼睛都红肿了起来,但是他的表情却一直是僵着的,看起来就像是在他的脸上涂了一层的腊,脸部没有任何动静,嘴角也完全没有一丝的弧度。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刚刚都知道这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看着他这个样子,可能会有人觉得这就是一尊蜡像。

  甚至,他明明就在这里,明明就一直在流着泪,但是他们却不觉得这是一个活人。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老天,困魂傀儡术,这个无解啊,无解啊!”

  丁斗又再次惊叫着,看着洪觉的眼神满是悲悯。

  “师父,到底什么是困魂傀儡术?”抓着门的木野忍不住问道。

  而这个时候,里面那个女人的尖叫声已经嘎然而止。

  门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着,里面的女人想要拉开门出来了。

  木野完全没有想到里面那女人的力气会这么大。

  明明之前她被云迟架着推进去的时候看起来武功一般,力气也很弱的。

  但是现在他竟然一时不察差点儿被她把门拉开了。

  木野都顾不上等丁斗的回答了,赶紧用力拉紧了门环。

  这时,云迟看过来一眼,然后让人找了一根大人手臂粗的木棍过来。

  “插到门环上,让你们看看,困魂傀儡术会让人变成什么样子。”

  那根木棍插到了门环上。

  按理来说,这么把门给栓上,里面那个女人的力气不至于能够把门拉开的。

  除非她用了很强的内功。

  “木野退开,大家小心,都退后些。”

  云迟虽然让人退后,她自己却走近了两步。

  “砰砰砰。”

  那扇门给拉得震荡了起来。

  “这怎么拉得开?”

  那根木棍那么粗,门环又是铁的,这么栓上,这扇门很难拉得开了。

  但是,就在那名士兵这一句质疑的话刚刚落下时,只见门被猛地往里拉扯开了,咔嚓一声,那根栓在门环上的木棍被这一股力量直接生生地从中拉断。

  紧接着,那个女人挟着一阵风,猛地冲了出来。

  她双目圆瞪着,但是表情却也是如同涂了一层蜡,只跟一头刚刚放出笼子又发了疯的野兽一样,朝着离得最近的云迟就扑了过来。

  来势汹汹。

  “你们不要动手。”

  云迟交待了一声,“我跟她玩玩。”

  是这个女人在这里布了这样邪恶的局,她倒是想看看自食其果是什么样的滋味。

  云迟在她扑到的时候身体蓦地一转,避开了那女人的攻击,然后一伸手,就将这个女人腰间的一只香囊扯了下来。

  晋苍陵站在一旁,眸光锁定在她的身上。

  他只要看到她脸上的神情便能够判断出来她能不能够应付。

  如果她还是能够应付自如,那他就不出手。

  要是她有危险,他可不会管什么困魂傀儡术,一掌就会将那个女人拍死。

  院子里的所有人却都看得惊险极了,就连清秋楼的那些女人也都提着一颗心紧紧地看着她们。

  他们都不知道云迟这个时候摘下那女人腰间的香囊是什么意思。

  但是云迟很快就从那个香囊里拿出了一串手串,手串上系着一只黑色的铃铛。

  那个女人一看到她手里的铃铛,眼神立即充满了恐惧和惊悚,但是她的表情却依然没有变化,只有那样的眼神,让人知道她依然是活着,活着。

  她的眼泪也刷地奔流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丁斗觉得她是想要跪下求饶了,可是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子。

  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她还是朝云迟冲了过去。

  云迟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她快到自己面前时,她突然举起那只铃铛,就那么轻轻地摇了一下。

  那只铃铛并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发出清脆悦耳的铃铛声。

  它发出来的声音让人觉得很是古怪。

  像是什么金属轻缓地,微用力地刮擦的声音。

  这种声音,有的人听了会觉得很刺耳。

  就在这种铃声响起时,那个女人蓦地僵住了,站住了。

  云迟也没有说话,又再一次猛烈地摇起了那一只铃铛来。

  刺耳的声音有些急促地响了起来。

  那个女人突然就开始左右开弓地用力扇起自己巴掌来。

  “啪啪啪”的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是在干什么?

  云迟手里的铃声一停,她的动作也立即就跟着僵住。

  云迟停了一下,又再次快速地摇起了那一个铃铛。

  那女人蓦地就一头朝院子里的一棵树冲了过去。

  那棵树很是粗壮,而她冲过去的速度又那么快,那么凶。

  有的女人惊呼了起来。

  “停下啊!”

  这么猛地冲过去,那是会撞死的。

  但是铃铛声没有停下。

  所以那个女人也就没有停下。

  “碰!”

  所有人都清楚地听到了这一道声音。

  那是那个女人的额头,猛力撞在那树身上的声音。

  这么一撞,她用了极大的力气。

  一下子额头便迸出了血来。

  那个女人的身体一僵,然后缓缓地倒了下去。

  她的眼睛还是瞪得大大的,满脸的泪水,但是表情没有害怕也没有痛苦。

  满额的血一直冒着。

  她的额头都几乎要撞烂了。

  那是真的一丝犹豫都没有的啊,就那么疯狂地撞了过去了啊。

  所有人都倒抽了口气。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一丝犹豫都没有就撞树身亡了。

  云迟手里的铃铛才停了下来。

  她低头看着手里的那一只铃铛,神情有些冷漠。

  “看到了吗?这就是困魂傀儡术。中了这个傀儡术的人,意识和神智还是在的,也就是说,他还是自己的思想,还是会怕会痛,还是认得身边所有人,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了。”

  她缓缓地说道,“如果刚才我没有控制住洪觉,这个时候,他也一定是已经自绝了。”

  洪觉还是在流着泪,但是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