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782章 脏了她的身子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晋帝皱着眉说道:“也罢,你先回去应付着他,明日朕派他先去皇陵那边守着,这一去也便得在那边呆两个月,他也不能再烦着你了。”

  哪有一个皇帝,为了霸占自己的儿媳妇,把太子派去守着皇陵的?

  云初黛没有反对。

  现在要应付两个男人她也应付不来。

  毕竟肚子也渐渐大了,不管哪个先离开都行。

  她带着小宫女回到了太子东宫。

  太子晋天皓一看到她回来,脸上还有着沉怒,但是却已经不自觉地朝她迎了过来。

  “太子妃就那么喜欢芙蓉园的那些戏子们吗?”

  小宫女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已经跟她说过,与太子用的是去芙蓉园的说法。

  云初黛听了太子的话就嫣然一笑,一边偎进了他的怀里,“我就是因为有身孕有时候闷,去听听他们咦咦吖吖地唱几句解解闷,哪里就喜欢那些戏子了?我难道放着太子殿下不喜欢,去喜欢那些身份低贱的人?”

  这句话让晋天皓的心情陡地好了起来。

  他搂着她,手在她的腰上抚着,笑道:“还是太子妃有眼光,本太子听说现在有些大臣家的夫人小姐们就被那些戏子迷了心窍,茶饭不思的,当真是自甘堕落。”

  云初黛笑了笑,没有再接他的话。

  晋天皓带着她回了寝室,在她的身上抚弄着,气息渐渐地重了起来。

  “太子妃,本太子已经很久没有......”

  “殿下,我先去沐浴吧,从那种地方回来,莫要脏了殿下的身子。”

  “好,好,那你快去,快去。”

  晋天皓说着已经开始解起了自己的衣衫,“我在这里等你。”

  云初黛往浴房走去,转身的时候,眼里涌起了一片屈辱的恨意。

  她堂堂仙歧门圣女,竟然沦落到要服侍父子俩的地步!

  刚刚从父亲的床上下来,又要对儿子委以虚蛇!

  她是什么?

  她是圣女,她是太子妃,这难道不该是世间最高贵的女人吗?

  云迟,对了,那个贱女人,凭什么却能独享着镇陵王的宠爱?明明镇陵王该是她的!那是她的未婚夫!

  是她的!

  世人都觉得镇陵王可怕,贵女们都觉得不敢嫁镇陵王,笑话!

  看看,真该让她们来看看,恶心的人到底是镇陵王还是晋帝和太子!

  她的胸腔里塞满了屈辱的怒火,眼睛都几乎要烧红了!

  “太子妃......”那小宫女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颤了一下。

  一听到了她的声音,云初黛心中突然一动,她立即就伸手握住了那小宫女的手腕,将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小宫女吓了一跳。

  “太子妃,您,您......”

  云初黛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了起来。

  “桂儿?今年几岁了?”

  “回太子妃娘娘,奴婢十四了。”

  “十四啊,挺好,这小模样长得挺标致的,”云初黛又打量了一眼她的身子,道:“这身子看起来也还不错。我说桂儿,你想一辈子这么当个小宫女吗?”

  这话是什么意思?

  桂儿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茫然而害怕。

  她知道太子妃的那个秘密,自己知道肯定是很危险的,可是现在她又跑不掉,她能怎么办呢?

  “你要是乖乖听我的,我会让你好好活下去,以后跟着我,说不定还能够当个妃子,当个姑姑什么的,随你选择。要是你想出宫去,我还能替你作个主,给你找个身家丰厚的夫君,你觉得怎么样?”

  云初黛的声音里带着冷意。

  要是不听她的嘛......

  桂儿瑟瑟发抖。

  云初黛说的这些她都不相信。

  但是她现在能够拒绝吗?

  不拒绝,她至少还能再活下去吧?

  “太子妃,奴婢听话......”

  “嗯,好,很好。”云初黛满意地放开了她,“太子现在一个人在寝殿里,你快去侍候他吧。我沐浴的时间会很长的。”

  “可是太子殿下现在不需要有人侍候啊......”桂儿天真的话只说了一半,迎着云初黛冰冷恶毒的眼神,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

  是那种侍候......

  她惊恐万分。

  “太子妃,奴婢,奴婢......”

  “嗯?”

  太子晋天皓已经有些等不急了。

  压抑了许久的欲望,让他感觉自己身体要爆炸。

  他已经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抱着光滑的锦被,想象着那是云初黛,挺动了几下。

  “初黛,太子妃!快来!”

  他闭着眼睛叫着。

  突然,一丝馨香飘进他的鼻子里,有人靠近了来,怯生生的声音,挠到了他的心。

  “殿、殿下,太子妃让奴婢来说,她有些不舒服,可能要泡得久一些,让殿下,让殿下稍等。”

  晋天皓睁开了眼睛,看见桂儿就站在床边。

  光滑的脸庞,怯怯的模样,红艳的唇,还有少女身上传来的幽香。

  他咽了咽口水。

  “你去让她快些!”他粗声叫道。

  “是。”

  桂儿一个转身要走,不知道怎么的腿一软似的,一下子摔坐在床上,按下去的手,正好按在了太子的小腹上。

  柔软的小姑娘的手。

  坐在自己身边的身子。

  晋天皓以前本来也不是那种守身如玉的男人。

  现在禁了那么久,正在焚着身的时候,哪里忍得住?

  立即就翻身把桂儿压在了身下,猛地扯开了她的衣裳。

  “太子殿下不要啊......”

  很快,太子寝殿里响起了一阵破碎的声音。

  外面的云初黛转身走开了。

  好,很好,想必今天她不用再服侍晋天皓了。

  反正他也不是多勇猛的男人,有一个桂儿,他等会儿绝对已经有心无力。

  ......

  镇陵王展下手里的密报,看了几行,浓眉微攒,将那密报一丢。

  “该死。”

  洛痕君正好走了进来,愣了一下,弯腰把那密报捡起,却没有看。

  “主子,何事?”

  “自己看。”

  洛痕君这才看了那一份密报。

  上面写着,晋帝派人把守了镇陵王府,不让王府里的任何一个人出入,现在聋姑姑等人如同于被软禁了。

  还有,云迟在京城的那一座迟府,同样也被看守了起来,被软禁的还有云迟当时从仙歧门中带出的那一位锦枫。

  他们本来是要派人去把这些人接出来的了。

  但是晋帝不知何故提前动作,倒是让他们接人的行动受了阻。

  “主子,晋帝派人把守王府还说得过去,但是他为何要守着迟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