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756章 挖出石心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是。”

  罗烈应了一声,又忍不住望了一眼那块咒石,控制不住开了口,“王妃,此乃咒石,王爷从啸冬河带回来的,当时争夺咒石的人不在少数。”

  “嗯。”云迟淡淡道:“那你们王爷能把咒石抢到手运回来,也实在不容易。”

  “柴叔说,当时有一女子自称是......王爷的妾,还帮了不小的忙。”罗烈这一句话一说完,才恍然觉得自己好似不该说出这一件事,顿时又噤了声。

  但是云迟已经听清楚了他的话,动作就是一顿,颇为感兴趣地问道:“怎么回事?哪来的妾?那妾侍长得如何?王爷把她带回来的吗?”

  罗烈见她也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不由松了口气,又觉得云迟不像是会生这种气的。

  “王爷自然未曾把她带回来,不过,柴叔说那女子武艺高强,长得也是花容月貌,似乎已经对王爷一片痴心。”

  柴叔说的......

  云迟唇角一挑。

  “那柴叔是不是还说过,要是王爷能当真把她收了,对王爷也是一大助力?”

  “这个......”

  罗烈这么一犹豫,云迟便明白了。

  柴叔可能未必当真会跟晋苍陵说出这样的事,可也很有可能会跟其他人提了这么一嘴。

  “知道了,你先去安排我刚才跟你说的事情吧。”

  这事情她倒是可以找柴叔问问,或是找骨影问问,不过,现在她更想找的是咒石的石心。

  所以在罗烈离开之后,她又在咒石旁边蹲了下来,开始寻找起石心。

  一遍再寻找不着时,云迟突然就想起了云啄啄。

  她找不到,但是云啄啄那只蠢鸟未必会找不着啊。

  云迟立即就站了起来,走过去开门吹了一声响哨,哨声响亮。

  如果那只蠢鸟没有一到了盘水道这里就乐不思蜀地飞远了去,那还是能够听到她的哨声的。

  过了一会,果然看到云啄啄自外面快速地飞了回来。

  “哟,我该不会是运气好,你还来不及跑远去就听到我哨声了吧?我要是再晚一点,你估计是不见踪影了是不是?”

  云迟看着飞过来的云啄啄,不由嗤声笑道。

  花焰鸟精神抖擞的样子,像是正准备出发去征战似的。

  盘水道这里四面环山,还有水路逶迤,在花焰鸟看来可能正是搜寻山珍异宝的好地方,既然来了它自然是要好好地去四处寻找宝贝的。

  “啾。”

  云啄啄本来是想要栖落在云迟的肩膀上的,但是却突然发现屋里好像是有好东西,便立即从她头顶飞了过去,飞进室内落在了咒石上面。

  “嗯,我就是要找你来看看这石头。”云迟走过去,伸手在石头上各处轻叩了叩,说道:“你给我找找,这石头里面有一处最精华的部分,比较软。”

  她也不知道这么说云啄啄听不听得懂。

  所以她在说着的时候又继续演示着,手指在石头上轻叩着。

  这个办法她刚才已经试过了,是行不通的,所以找不着。

  现在只寄望于云啄啄,毕竟她也不想损坏这么一块咒石。

  而这个时候,罗烈已经快步出去,出了大门,正好遇上了迎面而来的柴叔。

  “罗统领,王妃刚寻你了?”

  “是。”

  “那王妃现在可在?”

  “在。”罗烈看了柴叔一眼,忍不住问道:“柴叔,你找王妃所为何事?”

  “事关咒石,有紧要的事情想跟王妃说一说。”柴叔看起来还当真很是严肃紧张的样子。

  “王妃正在看那咒石......”

  “罗统领自去忙吧,我进去找找王妃。”

  罗烈对咒石没什么兴趣,他一心里只有打造兵器这么一件事,所以也没有多想,匆匆地大步离开了。

  云迟让他办的事情他当然得好好地办了。

  云啄啄却好像是听明白了云迟的意思。

  它落在地上,绕着咒石昂首阔步地走了一圈,然后又飞了起来绕着咒石转了一圈,似乎是很快就确定了地方,看了云迟一眼。

  “找到了?”云迟眼睛一亮。

  云啄啄竟然如此厉害?

  “啾!”

  云啄啄轻叫了一声。

  “在哪里?”

  云啄啄飞了起来,长喙在一处轻啄了一下。

  云迟握着玄莲刀,“就在这个位置?”

  她一手握刀,一手轻轻在那个位置敲了敲,凭她还听不出来什么不同的,但是这个时候她似乎只能相信云啄啄。

  而且在寻宝这一方面,云啄啄看来是没有出过什么错。

  “那我可挖了?”

  古册上记载,石头不过是幼儿拳头大小,她不需要挖得太深太大,也不至于破坏了这一块咒石。

  “啾。”

  云啄啄好像是在回应她一般叫了一声。

  云迟也没有再迟疑,手起刀落,玄莲刀已经划开了咒石表面。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声惊呼。

  “王妃不可!”

  不可?

  为何不可?

  云迟动作一顿,朝门口望去。

  只见柴叔正快步地走了进来,看到她的动作时神情惊惧,“王妃,您为什么要损坏咒石?”

  云迟眉一挑,“我这如何是损坏咒石了?”

  “咒石将来要制成石床,不可有缺口,王妃可不能下刀啊!”柴叔看着她手里的刀,紧张得声音都有了几分颤抖。

  这好好的一整块的咒石,万一被挖出一块,被切掉一些,哪里还能拼制出石床来。

  云迟听了他的话便觉得好笑。

  “我没有打算要将咒石制成石床。”

  柴叔一愣。

  “可是王妃,这咒石,王爷没有跟您说过另有用途吗?”

  “王爷不曾说过,这咒石已经是我的了,我从你们王爷手里夺过来了,所以现在它任我处置。”

  “任、任你处置?”

  柴叔瞠目结舌,这,这怎么可以呢?

  他很想直接说明情况,这咒石是必定得送去给尊上的,心小姐极为需要这一块咒石,怎么可以任云迟处置呢?

  但是尊上和心小姐的事情向来是机密,他以为云迟尚不知道,这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

  所以柴叔是一时呆在原地,手足无措。

  云迟见他如此,不再理会他,又再次举刀朝那石头切了下去。

  她的玄莲刀实在是锋利无比,就是咒石也被一下子切开了。

  这一切开,她才发现里面果然有另一层石肉,颜色看来稍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