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703章 藏于花中的剑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就知道!

  云迟脸一黑,手臂一挥,无穷疾射出了几道天丝,避开了云啄啄,朝那把流云剑射了过去。

  流云剑再锋利也绝对削不断她的天丝,这一点云迟很肯定。

  她本来的计划就是用天丝直接把流云剑束缚住,然后再封剑。

  但是要封剑就需得找到流云剑的剑鞘,之前路上她也已经问过了环舒,环舒说了,流云剑的剑鞘也是被藏于杀阵之中。

  等她先把剑控制住了再去找剑鞘就是了。

  但是虽然知道流云剑削不断天丝,在她的天丝击中了流云剑发出的那么清脆的响声时,云迟还是有些震惊。

  流云剑的锋利和坚韧程度超出了她的预计。

  流云剑剑刃在击中了天丝时,剑身便微微弯曲,天丝擦身光滑的剑身,滑了过去。

  流云剑在空中一个回旋,再次朝云啄啄射过来。

  而这个时候的云啄啄已经落在云迟的肩膀上,也即是说,那把流云剑就是冲着云迟肩膀而来的。

  剑破空,气流暗涌。

  隐约听得到丝丝铮鸣。

  云迟双眸微眯,盯着那把疾射而来的剑。

  而就在这时,她隐约看到剑身上有流光闪过,竟然像是一人的面容。

  疾飞的剑身上,闪现出了一个男人的面容!

  一瞬而过!

  云迟甚至还没能完全反应过来,剑气暴涨,已经直刺她的双眼!

  这剑......

  这剑竟然改变了目标!

  本来明显是要冲着她肩膀上的云啄啄而来的,在她刚才恍神的那么一瞬间,竟然冲着她的双眼而来了!

  这简直是让人觉得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云迟脚下一点,身形已经急急往后飞退。

  与此同时,她扣住臂环,一扭,手杖已经化出,朝着那把剑就挥了过去。

  “锵!”

  一声铮亮的相击响声,那把流云剑被击飞了出去,飞进了那一树紫色的繁花之中,一切动静立即停了下来,静默一片。

  也不知道那把剑是又已经藏在了何处。

  神出鬼没的一把剑,而且还那么锋利,无坚不摧。

  越是有压力,云迟越是觉得兴奋。

  “还有阵法呢,阵法没启动?”

  “啾。”

  云啄啄叫了一声,又飞了起来。

  要是这里太危险了,那它就飞高一点算了。

  但是就在它刚飞上去时,一阵怪风突然刮了起来,地上那些紫色落花全都被刮了起来,被风绞着盘旋而上,漫天飞舞。

  这些花瓣飞得极高,瞬间就把云啄啄包围了。

  而云迟要抬头再去看云啄啄,只觉得面前一片浓郁紫色一直在转动,根本就看不到云啄啄身在何方。

  看她这乌鸦嘴,这明显就是阵法已经启动了。

  “啄啄下来!”

  云迟轻喝了一声,她已经看得出来,这个杀孟一启动,就连飞天而逃都不可能。

  漫天的紫色花瓣飞舞中,那把流云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在哪里出现,但是一定会出现,趁机绞杀活物。

  之前云啄啄一动就是流云剑的目标了。

  所以,这个时候流云剑肯定是会在漫天的紫色花瓣中的。

  云迟刚刚喊出那一声时,云啄啄就已经俯冲而下了,但是满天的紫色花瓣飞快旋转飞舞,它也看不到云迟到底是在哪里,只能一头俯冲下来顾不上太多。

  云迟虽听到了云啄啄的叫声,但是诡异地听不出一这叫声的方位。漫天飞舞的花瓣似乎也有模糊了声音传来方向作用,绞着花瓣的风更是让声音变有些破碎。

  她索性就闭上了眼睛,用耳朵仔细去倾听所有的声音。

  如此一来,她果然听到了长剑破空而来的声音,那把剑已经离她很近了,但是与此同时,她也听到了云啄啄拍击翅膀的声音,同样也离她很近了。

  一时间,她竟然不能分辨出那把流云剑的目标是她还是云啄啄。

  但是不管那把剑的目标是谁,云迟手里的手杖已经朝那边挥了过去。

  明明没有看到剑的影子,她却听到了铛地一声响,明明就又已经再次击了了流云剑。

  但是这一回那把剑好像被没有被她击飞出去,云迟反而是觉得手杖一重,心里陡然觉得不对,立即松手,手杖掉落之际被天丝勾住,她一甩手就掷了出去。

  手杖带着那把缠在上面的流云剑被甩了出去,再次铛地一声。

  云迟手腕再一抖,然后便快速地收回了手杖。与此同时,云啄啄已经落到了她的肩膀上。

  “呆着!”

  云迟低喝了一声,然后另一手一张,一团火焰冒了出来,她将火焰砸了出去,那些漫天飞舞的花瓣顿时就燃烧了起来。

  一片一片的花瓣带上火苗,一朵一朵地落下,金与红的火,紫色的花,这样浓艳的色彩在眼前在身边一小团一小团地坠落,竟然带着一种奇异的美感。

  但是这些花瓣都烧光了,眼前的迷幻也就消失了。

  尽管觉得这么美的一株紫色花树烧掉了太过可惜,但是这个杀阵布在这里,这么美的一株花树不过是吸食死人之血而开得浓艳的,所以云迟没有迟疑,一团火焰就朝那株花树砸了过去。

  嚯地火烧的声音都响了起来,整棵花树都被火吞没了。

  妖凤之火,烧得要比普通的火要来得快一点,火势也大一点。

  在这一片火光中,那把流云剑也再次飞射了出来。

  这一次云迟的所有天丝疾射而出,紧紧地把整把剑都给缠住了。

  “啾!”云啄啄也叫了一声,就像是在给云迟加油。

  云迟把天丝一收,那把流云剑便跟着被收了过来,紧紧地被天丝缠着贴在她的手臂上。

  她这时才看清楚了这一把剑的样子。

  很细长的剑长,剑身光滑而寒亮,带着幽幽微蓝光泽,剑柄上嵌着一颗宝石。

  看起来是很适合女子使用的一把剑。

  也是一把好剑。

  因为这把剑虽然已经杀过了那么多人,但是剑身依然光滑干净,连一滴血迹都没有留下的。

  被她这样强制地收了剑,这把剑却是缓缓地开始有点儿发烫起来了。

  发烫的速度很慢,但是云迟还是能够感觉得到。

  “这什么鬼剑?这是还想挣脱开?”

  “啾。”

  云啄啄的意思明显也是这样。

  如果剑有这么容易封,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失败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