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692章 姨娘是高手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唯一一点,安排好裴老夫人和裴青母亲的后半辈子的生活也就可以。

  “我在裴家可呆不下去,既然我已经嫁了,当然要呆在自己男人身边的,”贺兰姬一脸的理所当,“所以我就来找相公了啊。”

  柴叔忍不住又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这还不简单。”

  贺兰姬笑着吹了一声轻扬的响哨,一只全身艳红羽毛的小鸟飞了过来,落在了她的手掌上,她挑了下眉,说道:“这是我贺兰家独有的觅云雀,寻人觅物最是在行,只要在裴家找一件相公穿过的衣服,我的觅云雀就能够找到了。”

  听到了这话,柴叔顿时就觉得不好了。

  在裴家竟然还留有主子穿过的衣服?

  要知道,不是那个真正的裴青穿的衣服,说是的主子穿过的啊。

  而他们一拿就拿到了主子穿过的?

  说明他们是拿了他最近时期穿的了。

  “谁给的衣服?”

  “少夫人啊,对了,我是不是应该喊少夫人为大姐了?我听说你们这边就是这么喊的。好了好了,我都跟你解释清楚了,都说完了啊,我去找我家相公去,我跟相公还是第一次见面呢,还要跟他好好地了解一下。”

  她一口一个相公,柴叔也是听得太阳穴直跳。

  这是要命了啊。

  不管是镇陵王,还是以后让云迟知道,恐怕这事儿都不能随便完了。

  少夫人都还没有与裴青真正地成婚,裴家竟然就给裴青抬了这么两位贵妾来,裴家到底是想干什么?是疯了吗?

  但是裴家是不是疯了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此刻王爷的心里肯定杀意翻腾。

  镇陵王会不会饶了他们很难说。

  贺兰姬再到他面前喊一句相公,很有可能会被他一手拧了脖子。

  骨影在暗处听着这些,心里更是觉得柴叔问得也太多了。

  这些事情主子根本就不会在意,裴家给裴青抬了多少位妾,是怎么抬进府的,对于镇陵王来说全都不介意,只要这些人不到他面前来,不让他看见,不让他听见便可。

  所以问这么多做什么?

  骨影现在想的是,云迟要是听到了这女人喊王爷相公,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柴叔拦住了贺兰姬。

  “贺兰姑娘最好是不要到公子面前去。”

  “为什么?他可是我的相公,你让开。”贺兰姬说着手臂一扬,那只觅云雀一下子就飞走了。

  贺兰姬伸手对柴叔一推。

  这么轻飘飘的一推,柴叔本来以为她这一手没有什么力量的,殊不料一股内力袭来,他都控制不住地退了两步,不由自主地让开了。

  柴叔心里惊骇。

  这贺兰姬,竟然是个高手!

  这样的女人竟然会到裴家去当一个小妾,这实在是让他觉得不可理解。

  现在他都不太相信。

  为什么?

  “我都跟你说不要来拦我了啊,我要去找我家相公去的。”贺兰姬说着又转身进了破庙,扬声就喊了起来,“相公,相公你在哪里啊?”

  刚才她一掌拍开了柴叔的那一招,破庙里也有人看到了。

  所以这一进门,没有多少人敢随便再出不逊。

  但是看着这三个女人的眼神却更加的耐人寻味了。

  贺兰姬目光扫遍了每一个角落,但根本就没有看到镇陵王的身影。

  她怔了怔。

  刚才那个男人明明进来了,她在门外也没有见到她出去,为什么这会儿人突然就不见了?

  这当真让她觉得很是奇怪。

  “姐姐,人不见了。”

  在她后面的女人之前不等她说话就已经散开去到处找人了,可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人。

  “姐姐,那边也没有人。”

  贺兰姬目光有些光芒,“他们都说裴公子的武功还过得去,我还以为这一趟找到了相公,可以用到我武力镇压让相公跟我洞房呢,这么看来,相公的武功哪里是过得去,相公分明就是高手啊。”

  她扬了扬手,说道:“走,还要让觅云雀再替我找找相公了。”

  破庙之上,坐在上面的镇陵王淡淡地开口说道:“把那只鸟杀了烤着吃。”

  “是。”

  一声清扬口哨声响起,觅云雀拍着翅膀飞来。

  骨影正好看到,足尖一点,身影也跟着飞掠过去,拔出长剑,长剑挽着剑花就朝那只觅云雀卷了过去。

  看到这只觅云雀,他突然就想起云啄啄了。

  但是看起来这只觅云雀就是漂亮精致的样子,与云啄啄的剽悍可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

  剑花缠住了那只觅云雀,犀利的剑风当下就削断了它的几根羽毛。

  觅云雀叽喳地叫了起来,几下高飞低飞想要逃开骨影的追杀。

  但是骨影的剑招中带着的威力却让它翅膀很重很重,想要高飞,无论如何都飞不起来。

  又有几根羽毛又飘了下来。

  骨影身形拔高,脚尖踩向自己脚背,伸手一探,立即就抓住了那只觅云雀。

  回头一看,镇陵王已经不见了身影。

  但是就在他要下去的时候,贺兰姬三人已经飞跃了上来,三个三对眼睛,一下子就看到了他手里的觅云雀。

  “你是何人?竟然敢抓我的觅云雀?”

  贺兰姬声音冷了下来,一手指向骨影。

  骨影在听到她们声音之前就已经把面巾给蒙上了。

  他也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跟贺兰姬他当然没有什么可解释的,转身就想飞跃下去,手里还是抓着那只觅云雀。

  “还敢跑?给我抓住他!”

  “站住!”

  贺兰姬身边两名女子同时朝他掠了过来。

  这两人的轻功也出乎骨影的意料之外。

  那两个女人还没有到他面前,手一扬,缠在手腕上的细细的软鞭已经朝骨影袭了过去,一人攻上盘,一人攻下盘。

  骨影一转身,足尖一点,倒着飞掠了出去,手里的剑削向了一条软鞭。

  “锵”的一声。

  剑碰上了那软鞭时却发出了清脆的金属的碰击声。

  那种感觉,又好像是砍在了一种很是坚固的动物的皮毛上。

  骨影立即就知道这两女的软鞭不是他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的。

  未等他多想,两条鞭子又再次袭了过来。

  与此同时,贺兰姬也已经飞身而来,“给我把觅云雀放了!否则饶不了你的狗命!”

  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