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540章 她的血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带着点内力射过去的火焰,让他痛得一下子腿一曲,又往前扑倒在地上。

  霜儿纵身跃了过去,一手就抓起他背上的包袱,用力一扯,把东西从他身上扯了下来。

  “那是我的,”男人顿时就惊慌失措,爬起来就要来抢,“还给我!”

  这可是两万两啊!

  “霜儿,丢过来。”

  云迟说道。

  刚才在成衣铺里她就闻到了一丝奇特的味道,现在看来就是从这盒子里发出来的,她倒是挺好奇这个男人拿的是什么东西。

  “敢抢老子的东西!”男人五官都凶狠起来,但是还没动,又被霜儿一脚踹得捧着肚子跪了下去,痛得脸都扭曲了。

  他在这丫鬟面前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男人彻底怏了,跪在地上开始求饶,“姑娘,姑娘,是小的有眼不是泰山,求您大发慈悲把东西还给小的,小人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闭嘴!”霜儿毫不留情地再次飞起一脚,直接踩到他脸上,差点把他的鼻梁也给踩扁了。

  云迟已经扯开了布,打开了盒子。

  看到里面的四朵重瓣的赤红色的花时,她微微睁大了眼睛。

  这可真是......

  太意外了。

  火芝?还是四朵。

  火芝在这里有这么好找吗?

  昨天刚刚挂上的悬赏,今天就有人带了四朵火芝过来了。

  这个男人武功也就一般,要爬到陡峭悬崖上采花,难度应该不小才是,怎么竟然有四朵?

  “姑娘饶命啊,姑娘,小人上有八十岁老母亲,下有两岁小儿,妻子重病在床,一家人就靠着小人了,那是小花采到的花,没啥用处,就是卖给贪花漂亮的小姐夫人换点银子,求姑娘......”

  “霜儿,他太吵了。”

  云迟把盒子合上,用小指轻轻掏了下耳朵,很是嫌弃的神情。

  这么老套的说辞,就不能换点儿新鲜的?

  霜儿领命,再次一脚踹向了那男人的头,直接把他踹晕了过去,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一下子晕了过去。

  云迟把盒子重新包好,递给了霜儿,“东西收着,让人过来把这家伙丢到衙门牢里去。”

  “姑娘,就丢去牢里?”

  霜儿还想着再好好教训他一顿的。

  云迟看了一眼,道:“让他们送他过去的时候再教训一顿好了,最好是让他再也使不了坏。”

  这人就是要对姑娘下手的,让他再也使不了坏......

  那意思岂不是说让他当太监?

  霜儿顿时打了个寒颤,她没有理解错吧?

  等她们回了裴家别院,霜儿才问道:“姑娘,这盒子里面是什么啊?”

  云迟挑了挑眉,忍不住笑了,“好东西。”

  进了清幽楼,她让霜儿把门关上,打开了盒子,淡淡幽香弥漫了出来。

  盒子里面有四朵花,赤霞色,艳丽无双,重重叠叠的花瓣像是一片一片的火烧云一样。

  花瓣略微有些厚度,看起来并不脆弱,也很耐保存的样子。

  “这花好美啊。”

  霜儿忍不住惊叹出声。

  是很美。

  云迟虽然知道火芝,也看过火芝的画,可是这却是第一次看到实物。

  古墓里的手工画根本就画不出来火芝十分之一的美丽。

  这么一朵花,如果不是用来入药驱虫,而是在女人手中,它的价值会更高吧。单单它的颜值估计就能让贵女贵夫人们趋之若鹜了,为了它一掷千金也是有可能的。

  “这就是火芝。”

  “啊?这是火芝?”霜儿惊呼了起来,“那个混蛋竟然有四朵火芝!”

  这是让她十分震惊的事。

  但是,东西就摆在眼前,人家真的有四朵火芝啊,当然,现在已经是她们家姑娘的了。

  “去重新找个盒子来。”

  云迟把那四朵火芝拿了出来,然后将那木盒往地上一丢,直接抛了朵火焰下去,那只木盒子很快就燃烧了起来。

  霜儿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即就转身出去找盒子去了。

  云迟看到旁边桌上的梅瓶,心中一动。

  这样的火芝,一朵五千两的确还是很便宜的,但是,若她把火芝再升上一级呢?

  她也想试试自己的血是不是经过了两次血命煞之后是不是当真能够如以前那个老者说的那般,有着神奇的功效,特别是以草植花果。

  云迟把瓶子里的梅枝抽了出来,食指指甲在左手指腹上一划,然后挤压出血珠来,滴进瓶中的水里。

  一滴,两滴,三滴。

  血进了清水中很快就消融进去,她把一朵火芝插了进去。

  起初,火芝没有任何变化。

  等了片刻,突然间花香浓郁了起来。

  那朵花像是瞬间活了一样,花瓣竟然又伸展开了一些。

  渐渐地,在那赤霞色的花瓣上泛起了碎碎的闪粉,花瓣的颜色也更浓更红,就像是片片红云里藏着闪烁的星芒一般。

  云迟睁大了眼睛。

  那老者果真没有骗她啊。

  两次血命煞之后,她的血果然有了更加惊人的功效!

  但是这么一来,她的血就更珍贵了,如果消息流了出去,也不知道天下有多少人要来抓捕她。

  西游记里,唐僧肉可以使人长生不老,各路妖精都要吃他。

  她现在与唐僧肉没有多大区别吧。

  云迟觉得自己可能是个行走的宝藏。

  如果世人知道,谁会放过她?

  她眸光微闪,把剩下三朵火芝也都插进瓶子里,整只瓶子端了起来,走到内室去,把那一瓶火芝放到了床上,并放下了床帘。

  镇陵王带着骨影和徐镜刚刚回来,进了清幽楼便闻到了那股异香。

  几人都是一怔。

  “公子,怕是姑娘又得了什么东西吧。”骨影低声说道。

  今天云迟是带着霜儿出去逛了的,可能找到什么妙趣的东西也说不定。

  “让人备膳。”镇陵王说着,往寝室走去。

  这时,卢婉儿带着采月和丫鬟急急地跑了进来,人未到,带着哭音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表哥,你要为我做主啊,表哥!”

  镇陵王眉一皱,脚步却加快了。

  卢婉儿已经哭红了眼睛,还想叫喊,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异香,登时就刹住了脚步。

  “采月,你闻到了没有?是火芝,是火芝的香气!”

  采月深吸了几口气,立即用力点头,“婉儿小姐,没错,真的是火芝的香气!”

  “火芝,我的火芝在这里!表哥,你是不是把我的火芝找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