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484章 试抱别的女人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丁斗拿出解药,动作小心翼翼的。

  毕竟这解药很珍贵啊,如同云迟所说,只此一瓶。

  现在要是这瓶解药没了,他们就全体等死吧,别说让云迟再做她做不了了,她要是敢再用自己的血,镇陵王估计会暴走,直接亲自出手把他们全灭了算了。

  “给王爷先用。”云迟又说道。

  “本王没喝水没有吃鱼,不曾中毒。”镇陵王瞥了她一眼,那意思好像是在说你是不是饿出毛病来了。

  云迟也回瞥他一眼,压低声音说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弄这解药?宗师大人,我不是告诉过你,可以压制你的尸寒之毒吗?”

  丁斗把那一小瓶药递到镇陵王面前。

  镇陵王看着那小小的一瓶药,想着这药里有她的血,便总有些不是滋味。

  云迟靠在他肩膀上,伸出一根细嫩食指在他的腰间轻轻一戳,“快点,再拖下去药效要开始有所欠缺了,等用了我的药你才知道什么是幸福。”

  镇陵王微一咬牙,不再犹豫,打开了盖子,云迟已经补了一句,“轻吸一点便可。”

  他照着做了。

  那粉末一吸进去便有一股极其清凉的感觉。

  仿佛灵台一清。

  片刻便有一丝暖融融的感觉缓缓传遍了全身。

  这种感觉他是从来没有过的。

  因为尸寒之毒,以前他一直都是如置冰天雪地,身上也一直都是冰冷的。达到了宗师境界之后,他的身子虽然略微暖了起来,但是实际上,他的感觉还是跟别人不同,身子是微暖的,但是他从来没有温暖,暖洋洋的感觉。

  就是刚刚,手沾到了湿的泥浆之后也比别人冷很多,也就是说,他比别人更怕冷,一旦冷起来,要再复暖更加困难。

  那是一种没有办法跟别人形容的感觉。

  但是,也正是因为长年累月的冷,让他的脾气也越来越冷戾,因为他感受最深的都是冰冷,让他怎么心暖得起来?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他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由内而外地暖了起来,他也感觉到了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了。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是陌生。

  丁斗把药接了过去,去给其他人解药了,而镇陵王竟然还未能回过神来。

  他愣愣地握了握自己的手,然后又愣愣地把手贴到自己的脸上。

  以前他的脸也一直都是带着寒意的,但是现在,他摸到的是暖的皮肤。

  感觉好像不是他自己了一样。

  云迟就那么看着他,看他跟失了神似的摸着自己的脸,又觉得好笑,又觉得略微心酸。

  他是在很小的时候就中了尸体之毒的。

  也就是说,他二十年的岁月里,接触到的温度都是冰凉。

  平时不发作的时候就是冰凉,等到发作之后更是冰冻。

  没能感觉到温暖的人,让他的心怎么暖得起来呢?

  她也发现了,镇陵王对他手下的人感情都是矛盾的,有时候她觉得他挺护着他们,比如说罗烈,一开始罗烈对她做的那些事,以镇陵王的性格,早该把他一掌拍死了才对,但是镇陵王给了罗烈机会。

  但是对于柴叔这些人,在知道她要用自己的血来作解药救他们的时候,镇陵王却恨不得亲手把他们杀了,不用她伤害自己。

  没有能感觉到温暖的人,爱恨可能都是矛盾的吧。

  现在他连自己身上的温度都觉得奇怪,多让人心酸啊。

  “喂。”她轻轻碰了他一下。

  镇陵王怔怔地朝她看了过来。

  “你喜欢我,会不会是因为我是第一个让你感受人的体温的人?”她问道。

  镇陵王看着她,“何意?”

  “呶,以前没有人敢碰你是不是?而你自己全身都是凉的,所以你没有拥抱过别人,没有摸过别人,也就没有感受过温暖的体温,但是我抱你了,我碰你了,我身子又软又暖,你感觉很新奇,所以才喜欢上我了,对吧?”

  镇陵王还是看着她。

  她这是在分析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云迟却觉得还是有些道理的。

  要不然为什么他们第一天,他就对她手下留情了?后来还让她进那个净髓水阵了?

  难道不正是因为她是第一个让他感受到了体温的人吗?

  “哎,王爷,我是你的第一份温暖啊。”她看着他,眨了眨眼。

  镇陵王这时才回过神来。

  “你饿得太厉害了,身体太过虚弱。”他淡淡地说道。

  所以,胡说八道了。

  云迟哼了一声。

  “其实你要不然试着抱抱别的女人,也许你会发现,抱别的女人你也觉得很喜欢呢?”

  “行。”

  “啊?”

  “等你死了,本王再娶第二个女人。”镇陵王说道。

  云迟咬牙,“我比你小了几岁,我怎么就比你先死了?”等她死了,他估计都七老八十了,还想再娶?

  镇陵王斜了她一眼,道:“因为本王总有想掐死你的想法,你再努力努力,说不定哪一天本王就真动手了。”

  嗯,那种让他去抱抱别的女人的话再多说几句,说不定他就真把她掐死了。

  霜儿在旁边憋笑憋得很辛苦。

  嗯,王爷和王妃的对话真好玩啊。

  但是,要是跟她说这些话,她就不觉得好玩了,估计会真的吓死。

  所以还是王妃的心脏强大。

  很强大。

  云迟忍不住笑倒在镇陵王的怀里。

  虽然他说的话有点儿毒,但她还是喜欢啊。

  所有人都吸了解药。

  他们倒是没有镇陵王的那种感觉。

  他们并没有什么感觉。

  因为他们并未中尸寒之毒,所以只是解了红枯谷的毒罢了。

  丁斗却不愿云迟默默做好事,所以,在他们都解了毒之后,他对他们说道:“这解药是小天仙损耗自己的心血制出来的,你们别以为就只是现在解了毒而已,告诉你们,你们都捡了大便宜了,吸了这药之后,从现在开始,你们三年之内都无惧任何毒药毒物了。”

  众人一惊。

  这时,徐镜和骨影他们也醒了过来。

  虽然还是很虚弱,但是他们也把丁斗的话都听到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震惊地看向了云迟,看到了她苍白的脸色。

  “王妃您又救了我们一命......”徐镜声音涩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