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457章 流动的血纹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可以说,就是一种剧毒的虫尸。

  朱儿被木野抱了进去,放在披在地上的披风上。

  她的双腿现在不单是黑紫一片,还已经有些肿起来了。血气不流通,时间不能够拖得太长,否则当真要废掉了。

  云迟让徐镜端了一盆水过来,接了过来,走了进去。

  “徐镜,木野,霜儿,你们三人守着,任何人,任何东西不得进入也不得偷窥,包括你们主子。”

  云迟这句话让徐镜一脸黑线。

  主子,他能拦得住吗?

  “必须拦住,实在不行,你们就抱着他大腿不让他动。”

  云迟的话,晋苍陵听得明明白白。

  他想起了当初在仙歧门,云迟要跑,直接用魅功让骨影骨离抱了他腿,自己溜了。

  一想到那一回,镇陵王爷的俊脸都黑了。

  那次是他不知她有那样的本事,现在她一句话就想让他的部下再来一回?

  当他的腿是那么好抱的吗?

  “本王去为你找食物。”晋苍陵黑着脸转头离开。

  他如果留在这里,一定按捺不住要去看她如何治朱儿。

  而刚才她说过了,她已经饿得不行,他也无法再忍下去,让她饿成这样。

  “好。”

  云迟应了一声,在朱儿面前蹲了下来,把那盆水放在一旁。

  她摸出了一把小刀,伸手一弹,一朵火焰点燃了旁边的一簇野草和树枝,把小刀烤了烤。

  朱儿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只觉得心里有点儿发毛。

  “王妃,是要把伤口切开吗?”

  她倒是不怕切开伤口,因为现在她的腿是完全没有知觉了的,切开伤口也是过后才会痛。

  但是,之前云迟那么说,分明就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云迟烤着刀,没有看她,只是跟她说了一声:“你最好是闭上眼睛,全程不要看。”

  朱儿愣了一下,但还是立即闭上了眼睛。

  她只是担心自己等会儿看到什么会保持不了镇定,打扰了云迟。

  但是,因为习舞的原因,一闭上眼睛她觉得听觉和感官更加灵敏。

  虽然感觉不到自己的腿有被刀切开,但是,朱儿还是听到了刀锋划开皮肉的细微声响。

  腿虽然没有正常痛感,但是,都已经拿刀切开了,至少她应该能多少有点儿感觉云迟在自己身边的动作才对,怎么现在连云迟的气息都感觉没有那么近......

  朱儿又等了一会,实在是忍不住,悄悄地睁开了眼睛朝云迟看去。

  这一看.....

  “啊!王妃!”

  朱儿的一声颤抖尖叫,让守在外面的人心头都是重重一跳,徐镜和木野都是同时出声急问。

  “朱儿,怎么了?”

  “少夫人,您没事吧?”

  徐镜情急之下,伸手就要拽住布帘进去了,在那一瞬间想起了云迟之前的命令,立即刹住了脚步。

  布围里面,云迟看了朱儿一眼,沉声道:“闭嘴。”

  看着这样的云迟,朱儿有些瑟瑟发抖。

  她害怕这样的云迟,但是,那种害怕不是想要远离她、对她心生惧意的害怕,而是简直不明白云迟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是害怕这样的云迟会有什么问题。

  只见云迟的衣领往肩膀下拉开了一边,露出了大片雪白肌肤,起伏的酥凶,本该十分诱人才对,但是,现在她的皮肤下,所有的血管却都好像浮现了起来,雪白肌肤上,一道道鲜红的血像邪艳的网,甚至能够看得到血液在流淌一般,甚至,蔓延上她的肩膀、脖子、半边脸。

  现在的云迟,就像是被画上了鲜红的花纹,因为那些血液的流动而让这些花纹看起来都鲜活了一样。

  她的眼睛却是熠熠发亮,亮得让人觉得有几分不正常。

  这样的云迟,妖,邪,魅集于一身。

  正常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变化?

  而且,朱儿总算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全然没有发现云迟对自己下刀,因为云迟根本没有划开她小腿的伤口,那一刀,是划在了她自己的胸口!

  十字划刀,那些流淌着的鲜红的血,并没有如正常伤口那般汨汨而出,划开的伤口,好像就在那片血纹中被忽略了一样。

  怎么有伤口却不会流血?

  朱儿坐在那里,瞪大了眼睛,一边瑟瑟发抖一边看着云迟,看着她盘腿坐在自己面前,那把刀尖还抵在胸口的伤口上。

  她低垂着头,握刀的手稳得半点抖动都没有。

  朱儿根本就不敢再说话,不敢再出声。

  她紧紧地咬着下唇,就那么看着这样妖邪一样的云迟。

  她绷紧了心,屏住了呼吸,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看到那处伤口突然就缓缓地渗出了鲜红的血珠来。

  落在刀尖上。

  一滴。

  两滴。

  三滴。

  云迟手微倾,三滴鲜血流过刀刃。

  就在这时,她手起刀落,那把快速地划过她的左腿,又划过了她的右腿。

  就在那条紫黑毒线的位置。

  刀刃上的血,抹在了她的伤口上。

  朱儿蓦地觉得双腿一震,只见双腿两道血箭突然间飞射而出。

  与此同时,云迟抓起一片布料就朝那两道血箭挥去,让那两道黑紫色的血喷在布料上。

  她立即把那沾血的布料抛了出去,手指火焰一弹,那块布在半空中就烧了起来。

  一股让人作呕的恶臭瞬间就飘散了出去。

  朱儿忍不住捂住了嘴巴,差点呕吐。

  外面的霜儿几人也都瞬间闭了闭气。

  这种恶臭简直太可怕了,让他们简直都无法呼吸。

  云迟已经动手,解开了朱儿腿上扎紧的布条,“自己解开穴道。”

  朱儿此时的手都是颤抖的。

  她解开了自己腿部的穴道,云迟手里的刀在她小腿上再一划,紫黑的血便缓缓地流了出来。

  流着流着,朱儿渐渐地感觉到痛了,双腿的知觉已经恢复!

  而且,那恐怖的黑紫色也随着血液的流出而逐渐地变淡。

  云迟把那把小刀丢进了那盆水里,朱儿看了一眼,刀上的血很快就变淡,融到水里,看不见了。

  她将自己的衣裳拉好,深深吸了口气,那些血纹如流水般迅速地退隐了下去,很快,恢复了她雪白滑腻的肌肤。

  但是,云迟脸上却褪了几分血色,看起来苍白纤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