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398章 杀鸟要看主人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

  她刚刚转了个弯,便对上一个端着瓜果和点心过来的女人。

  这个女人跟刚才那统一着装的侍女不同,穿着一身桃红,打扮得很是艳丽,而且表情错愕,眼神正常。

  她刚说了一个你字,云迟眼里的光芒已经快速一闪。

  那女人的声音嘎然而止,震惊错愕的表情也缓了下来。

  云迟朝她走了过去,压低声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红杏儿。”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身份?”

  “这里是万香阁,我是万香阁的八艳之一。”

  果然是青楼。

  “你现在要去哪里?”

  “等一会骆大爷要来找我,昨儿已经定好时间的了,我先拿些吃的回房去,还要在酒里下药,让骆大爷早些醉倒,莫要对我用摄魂术。”

  云迟听到这里一愣,这是什么跟什么?

  “为什么?”

  “因为骆大爷已经用这个办法,让我忘了收他银子三回了!”

  “噗!”

  云迟差点就喷笑了出来。

  原来,在妖铃谷里,摄魂术还能够这么用?用来赖嫖资?

  这妖铃谷里用摄魂术的都是些什么牛神鬼怪啊!

  事实上云迟这般轻易用魅功也危险,这本来就是摄魂术的修习者聚集的地方,一个不小心,她就有可能对上比她厉害的,受到反噬。

  但是她向来自负,若是整个妖铃谷随便遇到一个人摄魂术都比她厉害,那这妖铃谷说定可以统一天下了。

  她猜测,这里修习摄魂术的,应该是大多在一二层的阶段,也就是赖个嫖资的作用,而那些当真厉害的,估计已经被那什么白堂赤堂青堂什么的给招募去。

  “带着我去你的房间,记得避开人。”

  “是。”

  云迟便跟在了那红杏儿身后,去了她的厢房。

  红杏儿的厢房明显地要比刚才那一间高规格。

  云迟看着红杏儿的身量,明显要比自己高些骨架大些,便没有想要她的衣服,把刚才顺来的那一套衣服赶紧换上了。

  红杏儿的衣服看起来都是艳丽的,太打眼了些,还是她身上这一套好,天青色绣着墨绿花枝的衣裙,不太扎眼。

  “帮我梳个简单的发髻。”

  “是。”

  在红杏儿帮着她梳发的时候,云迟也拿了她的脂粉什么的,给自己画了一个妆。

  唇色抹得淡加点青,双眼皮也画得浅了些,脸上抹得稍黑,再在脸上加了点痣,她的姿色顿时从十分降到了四五分。

  看起来像一个有点儿病弱的二十三四岁的女人。

  红杏儿果然给她梳了一个最简单的发髻,云迟只是挑了一支银花的簪子插上。这必要时可以当成武器,她最喜欢的发饰便是簪子了。

  她站了起来,一边走到桌边捏了块点心吃了,丢了两颗提子进了嘴里,一边问道:“去哪里找男子的衣服?”

  “红杏儿这儿便有。”红杏儿走向另一边,打开了另一个柜子,那个柜子里全是一水男装。

  “什么人穿过的?”云迟觉得以镇陵王那个龟毛的性格,若是知道衣服是嫖客穿过的,肯定会想杀了她。

  红杏儿道:“这些都是新衣,有些客人来了之后会把衣服弄脏弄破,便能拿一套新的,衣裳的钱会一起算的。”

  这服务还挺贴心。

  一听到新衣,云迟便放心了,她赶紧去挑了两套衣服,用一件披风装起来绑上,背到了背上。

  然后她看着红杏儿,问道:“你知不知道,这两天有一批女子被带进谷来?”

  红杏儿先是有些茫然,想了想才道:“你是问,赤堂送来的花瓜吗?”

  花?

  难道他们把那些妙龄女子称为花瓜?

  “是。”

  “昨夜才送到的,都带到赤堂去了。”

  “赤堂在哪里?”

  红杏儿跟她说了。

  云迟待还要再问那些侍女的事,外面已经传来了一道男声。

  “红杏儿,红杏儿,骆某来啦!你可以先脱衣裳了!”

  呸!竟是一个急色鬼!

  云迟对上红杏儿的眼睛,低声道:“五息之后你清醒过来,从来没有遇见过任何人!”

  说完,她立即推窗飞跃而出。

  同时,那骆大爷也已经推门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屋中微有些失神的红杏儿。

  “红杏儿,发什么愣呢?”

  红杏儿一个晃神,清醒了过来,看向了骆大爷,立即就走了过去,轻拽住他的手,娇声道:“哎哟骆大爷,您可迟到了些,让红杏儿等急了......”

  窗外,云迟抿了抿唇,背着衣服悄悄地出了万香阁,朝城外而去。

  出城的,那些守门的人基本看都不看一眼,甚至,眼睛都垂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来往的都是会摄魂术的,出谷的没有什么危险,他们能够少惹麻烦更好。

  镇陵王已经等得不甚耐烦,每每想要举步进谷,云啄啄就飞到他面前拍打着翅膀啾啾叫着,好像是在说,它家主子让他在这儿等着的。

  “再不让开,本王下一顿便吃烤花焰鸟。”

  镇陵王在第三次被拦之后便怒了,一伸手,立即就抓住了云啄啄的脖子,将它拎了起来。

  “诶,诶,王爷,手下留情啊,”丁斗赶紧替花焰鸟求情,“这杀鸟还要看主人的,小天仙回来要是看到她的鸟死了,那肯定得哭得哇哇的。”

  镇陵王脸一黑。

  那女人会哭?还哭得哇哇的?

  但他还是松开了手,一甩,将云啄啄给远远的甩了开去。

  正要举步,丁斗眼睛一亮:“王爷,小天仙回来了!”

  云迟急奔而来,把背上的包袱解开抛了过来,“快换衣服,木野他们昨晚就已经被送进赤堂了,我们得赶紧去救人。”

  “赤堂?”

  云迟背转过身,把所见到的听到的跟他们讲了一遍。

  镇陵王和丁斗一边换着衣服一边听着她的话,都不由得佩服她的运气。本来这一次摸进去只为了偷衣服的,现在不仅拿了新衣服,还把该打听的都全打听到了,甚至,连龙娘子的事都听到了些。

  “进去之后,先到赤堂。”镇陵王说道。

  什么龙娘子的,他没有什么兴趣。

  未打下江山,若遇到什么不平都要管,他便不需要做自己的事了。

  何况,他本就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