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395章 失踪的少女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迟一想,便猜到是她之前在益城无意放跑的那个老妖,回了妖铃谷,把她的事报了上去。

  那个时候她本不该手下留情的,但是正好被白劲秋和他带来的人给坏了事,让那老妖给跑了。

  一想到这里,云迟突然明白了。

  她咬了咬牙,怒道:“我知道妖铃谷的人要抓走他们干什么了!”

  “嗯?”镇陵王转身看了过来,见他与云迟间还隔着个丁斗,脸色就不怎么好看。这妖铃谷当真是惹怒他了,弄的那什么艳盅,搞脏了云迟不说,还让他不得与她亲近。

  “小天仙,你知道什么?”

  “丁叔,你常年行走江湖,可有听说过女子失踪的事件?”

  丁斗叹了口气道:“怎么没有?每年都有妙龄女子无故失踪,官府怎么找都找不到,有的官府甚至连找都没有找过。”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咦地一声。

  “说起来,惊雨阁曾经有人挂过一个赏金任务。”

  丁斗刚说到这里,镇陵王已经沉声道:“你说的,可是琴州书院?”

  “对对对,就是这个。王爷竟然也听说过此事?”

  镇陵王没有解释。他另一个身份是惊雨阁当家的裴青公子,每个月都要处理阁中事务,怎么会不知道这事?

  云迟却是不知道。

  “什么琴州书院?”

  丁斗解释道:“这琴州,是一个小地方,但是风景秀美,人杰地灵,倒是也出过不少风流人物。龙娘子算是其中一个,她原是琴州的大户人家的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是非绝色。只可惜龙娘子命不好,嫁人不久,娘家遇了歹人,家财被劫,父母双亡,没多久,丈夫养在外的外室抱着私生子上门,龙娘子刚烈,请求和离,回到了娘家。”

  云迟怔了一下,倒是觉得这个龙娘子很不错,不像这个时代的女人,丈夫如何花天酒地胡作非为都得忍气吞声。

  在这个时代,如此请求和离,真的不容易。

  “后来,她更是拿出自己所有嫁妆,在娘家祖宅办了一个琴州书院,这琴州书院,只收女学生。因为她琴棋书画上的造诣,倒是有不少人家把家里的姑娘送到书院的。”

  这是和离之后,还创下了自己的事业啊。

  不过,既然这事上了惊雨阁,说明这琴州书院肯定是遇到了大波折。

  “两年前,琴州书院突然一场大火,烧成了残垣断壁。但是,官府的人在灭火之后去查,却发现里面只有五具烧焦的尸体,应该是在书院帮忙的粗使婆子,还有龙娘子自己。原本该在书院里的十三名女学生,不见踪影。”

  云迟听到这里心头一跳。

  又是大火?

  十三个女学生,都不见了?

  镇陵王道:“琴州书院的悬赏单,是十三名女学生的家人联合送上来的,只不过,他们都不是大富之家,一家出了五百两白银作为赏金,有不少赏金人觉得钱少任务重,都不接此单。”

  云迟看向了丁斗。

  这眼神的意味太明显了,丁斗赶紧摆了摆手道:“可不是我不接啊!当时我正接了真云教的那个任务,跑了一趟大禹国了,正好与琴州书院此任务错了开来。后来,有了太多的悬赏任务刷了上来,我也就没有看到这个。等我看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年半。”

  所以,他觉得,事情已经难了,纵是找着,那十三名女学生估计也已经凶多吉少。

  丁斗觉得,与其那样,不如不找,给那十三户人家留一丝期盼。

  云迟沉默了一下。

  他们继续赶路。

  “小天仙,你刚刚说起这个是何意?妖铃谷抓走这些人的目的,你知道了?”

  “嗯。”云迟说道:“当初我在益城,曾与一个叫老妖的人交过手,他就是妖铃谷的。他当时说过,他是出来替妖铃尊上寻找贡品的。苍陵,你记得那个白小纯吗?”

  镇陵王低低嗯了一声,他记得那么个人。

  “当时她和华神医府上的三小姐都不见了,就是被老妖他们抓了的。”

  “何为贡品?”丁斗问道。

  镇陵王却是一听到贡品二字脸色就黑沉了下来,杀意迸发。

  因为,他也是贡品。

  云迟道:“老妖说,有灵气的处子,便是贡品。我估计,他们抓这些妙龄女子的目的,就是要送进谷,让人挑选出有灵气的,进献给妖铃尊上!朱儿......”

  朱儿就是那种有灵气的姑娘啊,但是朱儿已经跟木野成了亲,非处子了。

  云迟一时也弄不明白妖铃尊主要这些有灵气的处子做什么,但绝对不是好事。

  “这老妖物!”丁斗怒骂了一声。

  知道了这事之后,他们的速度加快了。

  这地道挖得挺长,等他们出来,一回头,那座别院已经离得很远。而且,这样望过去,别院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怎么也看不清。

  皇官的那些人,无事肯定不敢随意入阵,等他们发现人都不在了,也不知道得过多长时间。

  就是发现了,也未必以为是他们自己偷跑的,毕竟那么多人都不见了,还有这条地道,正好,把祸水全引到了妖铃谷。

  丁斗在出口周围察看了一圈,脸色有点儿难看,“他们有人接应,这里有很多马蹄印子。”

  人家早就跑了,还是骑马跑的,马蹄在山林里也未必能一路都留下,山林这么大,走错一个方向,可能就差得天遥地远。

  妖铃谷在哪里,他们谁都不知道。

  “啾!”云啄啄在前面一棵树上叫了一声。

  云迟道:“啄啄能够追踪到他们的气息,让它带路,必能赶到妖铃谷。”

  丁斗松了口气,“那就好。”

  “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洗一洗,把衣服也换了。”

  丁斗摸了摸鼻子,“你没衣服换。”

  他们跑得快,行李都没有拿。

  何况,遇到这样的突发状况,谁还顾得上去拿行李?

  就是那地道,马都进不得。

  “找到水源再说。”他们也要喝水的。

  有云啄啄在,倒是不难找到水。

  山中有清泉,丁斗用了大片的叶子和树枝做了一个简易水袋之后便避开了去。

  镇陵王站在泉边不动。

  云迟眨了下眼,“你不转过身去?”

  她要沐浴啊,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