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394章 艳盅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迟脸色微变,当即就想振臂挥开控制,但是,与此同时,她发现抱着她的那具女尸突然睁开了眼睛,缓缓地抬起了头,然后冲她诡异地一笑。

  那种笑,无比地渗人。

  笑罢,她伸出了舌头,舔了舔下唇,看着云迟的目光,竟然是看着饿极了的野兽看到了食物的绿光。

  在变故发生的那一瞬间,镇陵王就已经动了,身形一闪,人已经到了云迟身边。

  “别动!”云迟低喝一声,“你别碰她们。”

  “这时候还吃醋呢!”

  晋苍陵脸黑地喝斥。

  一看到那裸女将云迟抱得极紧,两人相对身子紧紧相贴,这个角度,云迟背对着他,挡住了那个女人,如果他要将她拉出来,必不可免得碰那个女人的身子。

  但是,她的命最重要的,不是吗?

  云迟一手臂正横在两人胸前,给自己撑出一点儿距离来,但是,被已经被紧紧地抱着了,再争取的距离,两人的脸也依然是近在咫尺。

  她还能够闻到这女人气息里有一种苦辣感。

  “不是,她们的全身都涂上了一种药,你们男人碰到很危险。”云迟说着,看着那女人又对自己一笑。

  笑罢,猛地朝云迟脸上吹了一口气。

  一股辛凉扑面而来。

  云迟瞬间将手捂在口鼻上,但是与此同时,没有她的手撑着,那女人手臂一收紧,立即紧紧地贴上了云迟的身子,微微侧头,竟然伸出舌头就要朝她的耳垂舔去。

  “该死!”

  虽然对方也是女子,但是晋苍陵哪能看着他的女人被这般折辱?他是连云迟被人碰一下手指头都不愿意的,如今见那女人这般搂着云迟,竟然还要舔她的耳垂,他杀气顿起,一掌按偏云迟的头,另一手立即从旁边壁上挖了一小块硬土,用上了五分内力,朝那女人的头弹了过去。

  “苍陵!她全身是毒!”云迟一声惊叫,“退退退!退开!”

  就在她的声音刚落时,那女人的手臂一松,云迟立即往后急退,同时也撞向了晋苍陵,顶着他往后飞退。

  “砰!”

  一声闷响,那个女人竟然整个人都炸了开来,血珠飞溅,而那些血珠竟然没是血腥味,而是带着一股苦中带甜腻的味道。

  “这什么鬼!”丁斗也惊叫一声,急急退开了一段。

  云迟道:“艳盅,这是艳盅,以美貌女子为容器,养毒养药,每一个艳盅体内有六百七十一种药,按照极为严格的比例喂养,在体内达到一个平衡,但是,艳盅因为全身饲药,所以身体其实早就已经完全被破坏了,身体十分脆弱,她们的力量虽然很大,但是也仅限手臂力量,别的地方非常脆弱的,一碰就会伤,会坏!”

  “他老天的......”

  竟然还有这样灭绝人性的东西?

  怪不得,怪不得被搂住之后,云迟明明应该是有能力挣开的,可是却一直动也不动,原来是怕自己一用力挣扎,就会造成那女人一下子炸开,全身血溅了一脸一身的后果。

  他再探头一看,因为刚才那一个女人的炸开,波及了另外一个,她竟然也被炸得倒在地上了,而这一倒下,头磕在地上,竟然就磕破了,陷下一块,鲜血淋淋。

  “本王不知。”

  镇陵王面无表情,语气却很是无辜。

  不知者无罪。

  丁斗看着云迟:“小天仙,这个你是怎么知道的?”

  云迟闻也却看着他。

  她突然在想,如果是之前的那个森冷的丁斗,会不会又会质问她,怎么知道这个的。

  因为这些她也是当年那个古墓的另一本书里看来的。

  丁斗的问题,她暂时没有时间理会。

  “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云迟道:“一开始我也不知道的,只是那个艳盅突然睁开眼对我笑的时候我才想了起来。”

  所以,她一直在想着办法想要用温和一点的方式摆脱那个艳盅,她一点都不想沾染上她的血,谁知道晋苍陵会如此按捺不住,一下子爆了她的头!

  纵是她避开快,前面衣裙也沾上了无数滴艳盅的血。

  云迟的脸都黑了。

  晋苍陵伸手要来搂她,“走吧。”

  “你别碰我。”

  云迟急急避了开去,晋苍陵眸光一暗,“嗯?生气了?”

  他不是说了他是不知道吗?

  再说,现在也算是解决了,还生气?

  云迟指了指自己的衣裙:“艳盅的血全是毒,你不能碰到半点。丁叔你也是,你们离我远一点。”

  “啊?”丁斗看着云迟那一身血迹斑斑的裙子,顿时也是一脸黑色。那些,全是毒?“小天仙,那你怎么办?”

  “我无惧毒。”云迟说道看向晋苍陵。“但是王爷不行,这种阴寒之毒,正是你的克星。”

  晋苍陵面沉如水。

  “得找个机会沐浴洗个澡,否则,你得离我远一点。”云迟也很是无奈,她现在也是全身别扭啊。

  晋苍陵声音沉沉,率先朝前面掠去,“走。”

  看他飞身自那一片狼藉血迹上飞掠过,连半角袍摆都没有碰到血迹,丁斗摸了摸鼻子,好笑地道:“我说小天仙,镇陵王是一时不与你亲近都受不得?说出去,世人怕是不信,让人骇然的鬼王,竟然与一个女人这般黏糊。”

  云迟眨了眨眼睛,“那是因为我美。”

  丁斗本来想看她羞怯脸红,却不料她竟然面不改色地说了这么一句,顿时将他打败了。

  行行行,论脸皮厚,世上哪有人及得过这丫头?

  “还不走?”镇陵王冷酷恼怒的声音从前面传了来,把他们两人吓得赶紧跟了上去。

  云啄啄就在前头等着他们。

  云迟与他们离了一小段距离,走在最后。

  “妖铃谷的人太过卑鄙了,这是把人都带走之后还给这通道设关卡啊。”丁斗说道。“不过,留那两个女人在那里,万一没有人来,她们白白在那里当门神?”

  “不会,”云迟道:“他们要对付要杀的,就是王爷,因为知道骨影他们都被带走了,王爷一定会追上来的。”

  而她......

  他们可能以为那个假扮镇陵王的男人能够搞定她呢。

  那个男人一开始并不想杀她,所以,分明是要带着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