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392章 所有人不见了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迟心头又是一跳,神女的东西?

  “神女有千丝手镯?”

  “神女没有,但是,这是她想出来的,是她画出来的!谁偷了神女的玲珑千机册?”

  在丁斗的嘴里听到了“玲珑千机册”这五个字,当真是让云的心狂跳了起来。

  因为这一本书,就是在她当年住着的那座古墓里的!

  可是,不同的时空,怎么这里会有人知道这本书?

  她原来以为这里不会有人知道那座墓里的书,可是,之前也发现有一样的玄石,她又觉得多少有些关联,现在更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提起了那座古墓里的藏书,那是不是说明,她来到这里,来到大晋,真的是冥冥之中有所联系?

  可是,丁斗怎么会知道的?

  云迟第一次觉得无比纠结,如果是在别的地方别的时间,她这会儿就应该好好地从这样的丁斗嘴里套话,可是现在却不行,不行。

  晋苍陵的寒毒压制只能坚持半柱香的时间,她一定得抓紧时间找到骨影他们,然后回到他的身边去。

  现在她已经找到了丁斗,也没有时间仔细多问,反而得争取先把他弄清醒了。

  没错,在云迟看来,现在的丁斗,分明就是入幻了。

  但是,在此之前,她还是得确认几点问题。

  “我也不知道,你是丁斗?”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认识神女?”

  丁斗跟看傻子一样看着她,“你是傻子?神女是四大家族建族之初守护的,到现在都多少年了?我的年龄,能认识神女?”

  这个人的确是丁斗,但是,他似乎有以前的丁斗不知道的另一部分记忆。

  这个时候云迟也顾不上多问,突然朝他欺身而近,手指一弹,一股火焰就朝丁斗的额心弹了过去。

  “神女的妖凤火......”丁斗刚刚震惊地低喝出这句话,就被那火焰袭中了额心。

  异样的火焰炙热传进了他的穴道,丁斗突然颤抖了一下,眼神瞬间清明。

  云迟一看他的眼神一变,立即就伸手朝那朵火焰拍去。

  火焰熄灭在她的掌心下。

  丁斗一把捂住了额头,震惊地看着云迟:“小天仙,你这是要烧死我啊!”

  看到又恢复了正常的丁斗,云迟顿时就松了口气,用这种方法把人从幻觉中拉扯出来,是她刚刚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出来的,现在看来的确有效果。

  如此一来,就不怕找到其他人的时候没有办法了。

  “丁叔,你不记得刚才的事了?”

  “刚才什么事?”丁斗的眼神震惊迷茫,一副完全不知道刚才是出了什么事的样子。看他的模样不像作伪。

  “你陷入幻境了。对了,你们为什么不在院子里休息,跑出来做什么?骨影他们呢?”

  丁斗是跟木野在一起的,“木野呢?”

  丁斗这才想起来之前的想情,脸色猛地一变,急急道:“快!小天仙,木野他们怕是中了摄魂术了,我之前就是听到朱儿她们的动静,才跟木野出门查看,结果发现朱儿霜儿和骨离三个人都悄悄地出了院子,我与木野正要跟上,骨影已经跟了上去。”

  “那他们现在呢?”

  摄魂术?

  怪不得已经戴了上扈三娘那串脚链的霜儿也不见所踪。

  她想到了之前那个假扮镇陵王的男人,这事情想来应该是他干的。

  “我跟到这里,突然就觉得头很痛,然后眼前一黑晕迷了过去,醒来就看到你了。”

  “你之前是晕迷了?”

  “是啊。”丁斗奇怪地看着她。

  不是昏迷了,他怎么会记不得之前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那你知道他们是往哪个方向去了?”云迟没有再多问。

  丁斗左右看了看,指向了那红灯的方向。

  果然是那里吗?

  要让他们去哪里做什么?

  云迟有些犹豫了,她不知道进去之后会遇到什么,半柱香应该已经过去了大半时间,晋苍陵那边......

  就在这时,马蹄轻响,哒哒哒地传了过来。

  然后,云啄啄打着翅膀飞了过来。

  镇陵王骑着马,拉着七八匹马奔了过来。

  云迟心中一松。

  “那边无人。”

  镇陵王的话让云迟愣了一下,她刚才就一直觉得不对劲,听了他的这句话,她才想起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这别院里,除了他们,还有更多的美人丫鬟啊!现在那些人,都到哪里去了?

  不管他们有什么声响,竟然一个被吵醒的都没有!

  而且她一路过来,甚至现在呆着的这个地方,旁边的厢房里也是半点声息都没有。

  那些美人丫鬟们也都不见了,一个人都没有了。

  “那些人呢?”丁斗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云迟眉头一皱,看向了那红灯处,伸手一指,道:“该不会,都去那里了吧?”

  “走。”

  镇陵王当机立断,上前牵了云迟的手,率先朝那边快步而去。

  丁斗也赶紧跟上。

  奔走中,他看到自己手里的匕首,心头一跳,这是他的家传匕首,平时他都没有拿出来的,刚才是什么时候拿出来的,他竟然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三人走近了,才发现红灯是挂在一扇门前。

  在门的中央上头挂一盏蒙着红布的灯,这实在是让人觉得诡异。

  人要过去,必然得弯腰低头从灯下过。

  这像是一处接引。

  云迟还有些迟疑,晋苍陵却毫不犹豫,拉着她弯腰进了门。

  丁斗紧随而进,云啄啄看了一眼那灯,突然上前啄向了那吊着灯的绳子,灯坠下,里面的烛火舔上了外面的红布,立即就烧了起来。

  它这才拍着翅膀中飞了进去。

  这是一间空空如也的房间。

  里面什么都没有。

  门口烧着的火,照亮了他们的视线。

  房间里一眼就能够看清,当真是什么都没有。

  人呢?

  那么多人呢?

  “丁叔,你肯定木野他们是进来了这里?”

  “是的,在我昏迷之前......”丁斗皱了皱眉,可是,他现在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是昏迷了,还是入幻境了?

  那把握在手里的匕首到底是怎么回事?

  “啾!”云啄啄突然就朝一个角落飞了过去,落在地上,啄啄啄地啄起了那一处的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