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379章 诡异山门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迟听了他的话便是一愣。

  这个时候说迟家是什么意思?

  “嗯?”

  “迟迟,”镇陵王叫着她的名字,食指和拇指指腹似乎无意识地抚着她的耳垂,问道:“你这个名字,是何人所取?”

  云迟想到了锦枫的话,“听说,是我娘......迟晚晚取的。”

  “所以,用的是云问松和她的姓?”

  “可我未必是云问松的女儿。”

  “可你依然姓云。”镇陵王说道:“你娘所在的那个迟家,也许,便是神匠世家,迟家。如此说来,你依然算是迟家人。”

  云迟挑了挑眉道:“如果这样的话,就是老柴所说的,让你不得娶迟家女的那个迟家?”

  说到这里,两人对视一眼。

  当初镇陵王想的是,他估计遇不上迟家女,而后来他已经跟云迟在一起了,便无论如何不会再娶迟家女,所以,他答应得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而云迟听到镇陵王和柴叔的对话的时候想的是,反正她不是迟家女。

  但是,两人怎么也想不到世事如此神奇。

  兜来转去,她可能真的是迟家女,那么,他可能真的要娶迟家女。

  “如果我真是迟家人,以后你如何跟你那位师尊交代?”云迟问道。

  镇陵王唇角一勾,“本王只需对你交代。”

  “哎呀,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呢?”云迟顿时眉开眼笑,很是欢喜地捧住了他的脸,将唇送了上去。

  禁卫军护送着他们出城,走了一段官道,然后便拐进了一条山路。

  再走了一段,路便变得不好走了,颠簸得很。

  “若是真的别院,路怕是应该修了吧?”云迟问道。

  “嗯,所以,明显是新弄出来的,路都未曾修过。”镇陵王说着,一指轻挑开车窗帘布,望见外面延绵的山。

  这是要把他送到多偏的山里去。

  虽然路不好走,但是,队伍前进的速度却没有慢下来。

  他们看起来当真是在赶路。

  好在云迟不晕马车,否则这么颠簸两三个时辰,当真能把人胃里的东西都给颠出来了。

  等到黄昏将临的时候,终于到了目的地。

  云迟撩开了车帘往外望,看到了一道仅容一驾马车进入的石门。

  那门看着并不是天然的,而是人为搭出来的。

  八根高高的石柱子分两旁,一边四根朝里倾斜交叉着,每一根交叉之处都有一只不知道用什么木根雕出来的鸟,通身漆黑,两颗眼珠子却是通红。

  如果这是皇家别院,这样的山门也实在是显得太过诡异了些。

  云迟觉得皇帝他们肯定是觉得镇陵王爷到了这个地方是怎么都跑不了了,所以一点儿掩饰都没有。

  如果不是他们想要装得一无所知,就凭这么诡异的石柱山门,他们会这样就进入吗?

  真是低辱了他们的智商了。

  护送着他们过来的禁卫军统领已经举手示意队伍停下了,就在这个山门前。

  他快步走到了这一驾马车前面,行了一礼,道:“王爷,别院已到,卑职等只能护送您到此处,请王爷率众人进去吧。”

  这意思是,他们就不进了?

  云迟又望了一眼那道山门。

  她也算是明白了,看来,一过此门,便是踏入幻阵了。

  这些人根本就不敢进去。

  镇陵王的声音很冷,“滚。”

  禁军统领听了这个字却是松了口气,赶紧做了个手势,带着所有禁卫军都掉头往来路离开。

  丁斗从另一辆马车上跳了下来,走到了这边,道:“他们没走远,想怕是守着出路呢。”

  云迟冷笑道:“这是自然,他们肯定得证实我们进去了才会离开。”

  所以,他们是一定要入阵。

  骨影等几人也闪身而出,看着这道石柱山门。

  上面那黑色红眼的鸟的雕塑,让人觉得很是邪恶,看多了几眼都会觉得心头压抑。

  骨影等人此时多少也有几分担忧。

  不管怎么样,这毕竟是一个让晋帝寄以希望,要用来困住王爷八个月的幻阵。虽然云迟和王爷有信心能够悄无声息地破阵离开,用来当金蝉脱壳的那个壳,但是,他们还是控制不住担心,万一当真破不了这个幻阵呢?

  “大家都说说,现在你们往里面看,看到的是什么?”云迟坐在马车上,问道。

  骨影先去探了一眼,道:“几道石柱之后依然是山路,有些蜿蜒,尽头有树木,树林掩映之后有房子。”

  丁斗也去看了一下,却是摇了摇头道:“我看的却非如此,那头有路,路的尽头有湖,湖畔便有一座院子。”

  木野也说了:“不是不是,路两旁有树林,树林深深,看不到另一边还有什么。”

  几个说了之后自己都震惊地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回事?

  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吗?

  云迟看向镇陵王,道:“看来,这个阵法当真厉害。”

  “打退堂鼓了?”镇陵王瞥了她一眼,从车厢里坐到了车辕上,执起了马鞭。“坐着,得本王亲自赶车,便是害怕也得忍了。”

  云迟哼了一声。

  要不要往他自己脸上贴金?

  她什么时候说过自己害怕?

  她就是危险的地方都常控制不住要探一探的那种人啊。

  “走,上马的上马,上马车的上马车,都打起精神来啊。”云迟扬声说了一句。

  就是骨离,都下意识地拽住了马鞭。

  她也是骑马跟了上来的。

  “都跟紧了本王。”镇陵王沉声说了一句。

  而这时,云迟却让他们都拿了布条,把眼睛全部蒙上。

  看不见,能减少一大半的幻觉。

  “王、王妃,把眼睛蒙上,属下等如何跟着王爷?”骨离终于有些结巴地喊了她一声王妃。

  云迟反问道:“你们习武之人,只有眼睛才能用?”

  不是能听声的吗?

  骨离一滞。

  “你们蒙着眼睛,好好地呆坐在马上和马车上便可。”云迟说着,眼睛轻闭了一下,再睁开的时候,瞳仁里光芒一闪。

  她嘴里发出了一种他们都听不懂的音节来。

  但是让他们觉是新奇的一幕出现了,那些马都朝她这个方向望了过来,似乎都在看云迟。

  然后,竟然都不需要他们驱赶,都自觉地走到了镇陵王他们这驾马车之后,跟士兵似的排起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