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332章 不能留下威胁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而在床前,被压跪在地上的罗烈和孙海师一脖子一脸的血,在他们额头上各有一条皮肉翻开的伤口,伤口上燃着火焰,火焰里,一条黑色的虫子正拼命扭曲蠕动。

  骨影和沈京飞都扭头看向了一旁,根本就不敢看这一幕。

  在他们旁边,云迟站得笔直,眸光如冰,背后火凤的翅膀张开,衬得她脸庞如火似霞,红唇也似血。

  她的手里各执着一把尖刀,刀刃上同样有火光。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腥臭的气味,木野等人都紧难忍地皱着眉头,只有她,似是恍然未觉,面容如霜。

  看到他进来,她微抬眼眸,轻扫了一眼过来。

  被这眼光一扫到,洛痕君心头一跳,几乎控制不住单膝跪下。

  他猛地反应过来,又是一惊。

  眼前的云迟,与平时的云迟似有不同。

  平时的她娇媚也有,慵懒也有,傲气也有,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清凌如霜,傲漫凌人。

  仿佛是女皇。

  “王妃?”洛痕君不由得喊了一声。

  云迟红唇微启,只说了两个字,“出去。”

  洛痕君立即往后一退,关上门。

  他的心怦怦直跳。

  云迟刚才绝美尊贵的样子,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让他不由得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王妃,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神秘。

  他是不是得去跟王爷说说,再好好地查查王妃的来历?

  但是他也知道,以王爷如今对王妃用情之深,不管她是来自何方,有什么背景,身上有什么秘密,王爷都不会放弃的。

  洛痕君听着里面的惨叫声,忍不住抬头望着天空,心情莫名地沉重了起来。

  王爷和王妃相携之路,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风雨。

  他怎么一点儿都乐观不起来呢。

  “小天仙,这玩意就是不出来!”丁斗看着在骨离肩膀那个血洞里钻着的蛊虫,胃里也是一阵翻腾。

  想吐。

  “啄啄。”云迟扫向了那离得远远的云啄啄。

  那条蛊虫虽然不出来,但是也没有办法再钻回骨离的身体里。

  她知道云啄啄可以把它叼出来,而且,它的尖喙也不会害怕那蛊虫的剧毒,不怕它反钻到它身体里,也只有它能够制住蛊虫,否则,一离开骨离的身体,这条蛊虫很有可能就会死掉。

  而她还不能让它死。

  “啾!”

  拒绝!

  它拒绝去叼那么恶心的虫子!

  云啄啄嫌弃地扭过头去。

  明明她自己也可以用手去捏啊。

  那条虫子,无论如何也不敢钻进她的身体里的!她现在是妖凤!

  云迟的身体,是蛊虫都惧怕的!

  云迟看得出来云啄啄的意思。

  她可以亲手去捏那条虫子,是啊,可以。

  但是她为什么要?

  她也嫌恶心啊!

  “你去!十朵玉晶花!”

  “啾!”

  一百朵也不愿意。

  “不然我揪你毛。”

  “啾!”

  宁被揪毛,也不去叼那么恶心的蛊虫!

  骨影等人听到这一人一鸟似乎是一直在讨价还价,在互相推脱,都是额门挂下三条黑线。

  眼见着骨离痛苦扭曲,快要撑不下去,骨影心疼得厉害,立即说道:“王妃,让属下去抓那蛊虫吧!”

  如果不是他还要压制着罗烈,他早已经冲过去了。

  云迟呵了一声:“你去,那就该救你了,你给什么报酬?”

  骨影一滞。

  丁斗十分无奈地道:“小天仙,你别玩了!”

  他和木野都累死了啊,这傀儡化的骨离力量惊人,又不能伤她,否则他早一掌拍下去了。

  再说,不管怎么样,人家总是个姑娘,他和木野压制着她也还得小心的啊。

  偏偏云迟还一直在玩。

  现在他可算知道了,能够跟这小天仙在一起,镇陵王也是够辛苦的,就她这性子,早晚能把人折腾死。

  “这姑娘是不是得罪过你啊?”他又忍不住问了一句。

  云迟瞟了他一眼。

  木野已经很老实地回答了:“得罪我们姑娘了。”

  骨离可不就是得罪云迟了吗?

  丁斗恍然,怪不得。

  这小天仙的性子,绝对是睚眦必报啊。

  云迟手指一弹,一小朵火焰弹到了骨离的眉心,骨离再次惨叫起来。

  她走了过去,手指点住她的眉心,缓缓地往下划,再往她的肩膀伤口移去。

  在她的指尖,也有妖凤之火跳跃着,随着她的手指,一寸一寸地烧过骨离的身体,然后直逼伤口。

  那条黑色的蛊虫扭动得更厉害,被逼得不由得跳出了她的伤口。

  就在它跃出的那一刹那,云迟手一弹,一朵火焰弹到了它的身上。

  那条蛊虫摔落在床板上,被火焰烧得疯狂扭曲。

  而在鬼面族的老窝,一个身穿黑袍的人突然惨叫一声,从打坐着的床上跳了起来,又摔在地上,痛得他揪住自己胸口的衣服,连连惨叫。

  “谁!是谁动了我的蛊!”

  他的声音苍老而尖厉,听得让人耳膜都难受。

  他扭动着,突然间身子一挺,一僵,喷出了一大口黑色的血。

  外面有人猛地推门进来,看到了他的样子,脸色大变。

  “快去请长老!”

  不一会,一行同样穿着黑袍的人匆匆而来,而刚才那个男人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身体僵直,双目怒睁,面容扭曲。

  看得出来,死得很是痛苦。

  “有人杀了他的命蛊!”

  “这怎么可能?谁?是谁!”

  所有人都震惊而慌张。

  他们这里所有人都养有与自己生命相连的命蛊,有的是傀儡蛊,有的是别的蛊,但都是命蛊一死,他们也必将跟着身亡的!

  但是,以前他们从来不觉得这是问题,因为没有人可以逼出他们的命蛊,而只要那个寄养着命蛊的宿体一死,命蛊会更强大,把这种强大传给他们,让他们功力增长。

  现在宿体未死,命蛊却被人逼出来杀死了!

  也就是说,有人能够破了他们鬼面族最高级的蛊了!

  如果他们寄养命蛊的人遇上这一个人,他们的性命都堪忧!

  “去查!快去查!一定要尽快把这个人查出来!”

  “查出来之后,把他杀了!”

  “对!务必要把他碎尸万段!我鬼面族,绝不能留下这种威胁!”

  这边,鬼面族众长老都变了脸色,起了杀心,已经让人去查这破了他们蛊术的人了,那边,云迟正快速地用刀将罗烈和孙海师额头伤口里的小蛊虫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