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301章 晋苍陵杀了他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就在他这句话音落下时,云迟错开眼,目光从他的肩膀上看过去,看到了一个通身气势凛凛,眼神冷酷而凌厉的男人。

  那个男人穿着黑色的铠甲,黑色的披风,披风猎猎被寒风鼓起,似乎挟着雷霆而来。

  他的手还握在剑柄上,目光也朝她瞥来,冷酷如同夹着无尽风雪。

  “金苍蝇......”

  云迟喃喃出声。

  同一时刻,挟风疾驰朝绿迟山而来的镇陵王突然心口一滞,一股钝痛漫延开来。

  他哑声叱了一声,策马加速,而后便咬紧了牙关,在那种钝痛中继续急赶,朝她而去,朝云迟所在的方向而去。

  是什么在影响着他?

  除了她,除了她还有谁能影响他!

  但是,云迟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让他的心像是被一只手扯着,仿佛再无法控制。

  这个时候,他只有尽快朝她奔去,朝她赶去!

  只有在她身边,看到她抱到她,方能慰他此刻的心伤心痛。

  “你杀了他,他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

  这时,云迟的声音隐约传来,一下子钻进了他的耳里。

  镇陵王身形一僵,差点从马上摔了下去。

  好在他身手不凡,脚立即勾住马腹,迅速地稳住了。

  但是自小便已经骑术精湛的镇陵王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已经令骨影大惊失色。

  “叱!”他驱马赶上,与镇陵王并驾齐驱,只以为他是突然寒毒发作了。

  “王爷,您没事吧?”

  镇陵王沉声道:“无妨!”

  说完,再次扬鞭赶路。

  他没有听错,刚才正是云迟的声音!

  而且,那句话,很诡异的,他就是知道那是对他所说的!

  他杀了谁?他?

  是谁!

  她心里最重要的人,难道不该是他吗!

  谁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人,还死在了他的手里?

  “等本王,小妖,你必须等着本王!”镇陵王在心里沉声喝道。

  他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但是,她一定要等着他,不管什么样的诡魅妖人在前,一定要等着他!

  “小妖!”

  一道沉叱传进耳里,云迟精神一振,瞬间就意识到不对。

  但是那种似幻似真的情境和感觉像是带着巨大的吸力和黏力,紧紧地巴着她,让她难以抽身。

  眼前的那个杀了人的镇陵王,看着她的眸光还是冷酷得带上了杀意。

  他从那青年将领的身体里抽出了那把染了血的剑,将他一推。

  “不,不要!”云迟看着那名青年将领缓缓倒了下去,伸手要去扶他,心头大悲大痛,手还未碰到他,头发却已经被镇陵王猛地提了起来。

  逼着她不得不仰头看着他。

  他是那样冷酷无情啊,就像一个杀神。

  “想好怎么死了吗?”薄唇微启,说着极为冰冷的话。

  他竟然问她想好怎么死了吗?

  就是他们在仙歧门后山的第一次见面,他们之间互相有杀意的时候,他都不曾这么冰冷过。

  云迟心中绞痛。

  但痛到极致时,却又猛地惊醒,这不是她的男人,不是她爱上的那个镇陵王,不是!

  虽然他的五官他的身形和气质都明显就是他,可她却明知不是。

  晋苍陵怎么可能会想杀她?

  “啄啄!”

  云迟猛地闭上眼睛,一声怒喝。

  本来就围着她焦灼地飞着、茫然无措的云啄啄一下子拍打着翅膀一声清亮的啼叫。

  “啾!”

  这一声啼叫令云迟脑中陡然清明!

  她趁机飞身后退,两步退出了光照范围,同时,手一翻,指间夹着一枚长针,刺进了自己额头的穴道之中。

  眼前,银色铠甲的青年,问她想好怎么死了没有的晋苍陵,顿时都消失无踪。

  她全身已经被冷汗浸湿,而唇上嘴腔里一阵铁绣味,已经被她自己咬出了血。

  云迟定睛一看,木野正拉着半身已经浸进那潭水的丁斗,正咬牙坚持着。

  “啄啄,去助他一臂之力!”云迟哑声说了一句,同时,拔出额头的长针,看准了丁斗的额头,长针飞射而出,刺中了他的穴道。

  正奋斗挣扎着的丁斗身形一僵。

  与此同时,云啄啄已经飞到了他的背后,猛地在他背上啄了一下,丁斗猛地清醒,挣扎的力道一卸,木野立即趁此机会把他拉了上来。

  两人双双摔倒在潭边的地上。

  而这个时候,丁斗才发现双腿剧痛,低头一看,脚踝处竟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勒过,一圈血痕,已经勒入了肉,再晚一些可能会直接把他的一双脚都给勒断了。

  可想而知,刚才的那股力气有多大。

  若不是木野天生大力士,可能真的还拉不住他。

  丁斗惊魂未定,只听云迟沉声道:“快退出来!”

  他立即拉住木野,飞身退到了她的身边。

  然后实在支撑不住,重重地跌坐在地上。

  木野喘着气,也是浑身大汗。

  只有他知道,刚才潭底那股与他争夺着丁斗的力气有多大,他像是在跟另一个势均力敌的大力士在拔河,稍微松懈一点可能就输了。

  所以,他也几乎虚脱,跌坐在地上直喘气。

  “那是什么东西?那水潭还是不是水潭了?”回过神来的丁斗才感觉到双脚的剧痛。

  拉起裤腿,哪里只有两圈勒痕,一对小腿都是肿的,而且还一片青紫。

  差一点,差一点他这双腿就要报废了!

  丁斗倒抽了一口凉气,同时也打从心里感激起木野来!

  “木小兄弟,大恩大德,丁某人无以为报啊!”

  云迟满额还是冷汗,闻却已经语气轻快,“有得报,丁大叔,你收木野为徒,传授他武艺就行了。这么一来,他也算是救了师傅,天经地义。”

  说着,她给了木野一个眼色。

  木野跟了她一段时间,也实在机灵了不少,立即咚地一下在丁斗面前跪下了。

  “师父,收我为徒吧!”

  纵然双腿还疼得死去活来,丁斗也被这主仆两人整得哭笑不得。

  “我说,小天仙,你早有图谋了吧?”

  然后,趁着这个机会提了出来。

  云迟耸了耸肩,也不顾地上的尘土,一屁股坐下了,“丁叔,这还是看得起你,要是你的武功平平,我都不见得乐意让木野拜你为师。”

  丁斗更加哭笑不得了。

  所以说,这还是他的荣幸,幸亏他的武功不错?

  不过,木野这小伙子他还是相当喜欢的,憨厚老实忠心,而且刚刚才救了他一命。他一向是孑然一身,现在能收个徒弟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