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297章 妖人祭妖凤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些东西该不会吃人吧?”丁斗问了一句。

  刚才下来的人不少了,现在只见血迹不见人,人呢?

  该不会被这种东西吃了吧?

  这种东西虽然小,但数量多啊!

  丁斗是见识过食人蚁的,食人蚁那么小,但是数量多,一大片食人蚁从一个人的尸体上爬过去,不一会,便只剩下了一个骨架子。

  那画面真的能够让人连做一个月的恶梦。

  “它们不吃人。”云迟下意识地回答。

  “姑娘怎么知道的?”木野也是无意识地问了一句。然后云迟就怔了,是啊,她是怎么知道的?

  刚才她似乎就是下意识地回答了,而且,回答的时候还那么肯定,好像她是真的知道这些东西不吃人一样。

  也许是她在那个古墓里面的书里看到的?

  未等云迟想清楚,在他们背后的洞口里一阵劲风袭来,带着一丝血腥气。

  丁斗一个旋身就一掌反击过去,只听嘭地一声,洞里传来了一声闷哼。

  木野立即就挡到了云迟面前。

  看他这护主的行为,云迟心中一暖,脑海里又是一闪,有一个男人的背影模模糊糊地闪现了出来。

  曾经有人也这样挡在她的面前吧.......

  云迟的脑袋突然一阵尖锐的刺痛,让她眼前一黑,身形微微一晃,差点倒了下去。

  木野察觉不对,立即伸手扶住了她。

  “姑娘,你怎么了?”

  在这一瞬间,云迟已经脸色苍白如纸。她觉得好像有潮水般的记忆要冲出禁锢,将她淹没。

  整个人恍恍惚惚,眼前的景象都在摇晃。

  与此同时,已经强势攻进了阎王谷的镇陵王突然按住了心脏,心脏急速地跳动着,鼓躁着,从未有过的慌。

  “沈京飞!”

  “属下在!”

  “此处交给你,本王另有要事!”

  镇陵王沉声说完,已经勒停了马,猛地一个掉头,就朝山口冲了出去。

  一人一马,黑色和红色的色彩,浓重如墨,转瞬已经冲出去很远。

  “王爷!”骨影立即跟着扑身而出,抢了另一人的马,紧紧跟上。

  变故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以前,王爷做事沉稳,从来没有过在这种紧要关头离开的。

  沈京飞也不知道怎么地就想到了王妃。

  除了王妃,这事间还有什么人什么事让王爷脸色大变?估计只有王妃了!

  沈京飞生怕王妃果真出事,立即大喝一声,“攻,给我攻!尽快打下阎王谷!”

  然后,他们要支援王爷王妃去!

  风疾疾,马蹄声疾疾。

  镇陵王黑色的披风在风中猎猎飞扬。

  心脏似有人一直在用钉子钉进去,这种痛他可以忍受,不能忍受的是关于云迟的未知,还有他脑子里突然间涌出的记忆。

  “迷漓山底迷漓洞,迷漓妖人祭妖凤。”

  这句话是他那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师尊所说的。

  可是,关于这一切,就好像被什么封住了记忆一般,以前他从来不曾想起这些话来,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脑海里陡然就蹦出了这么一句。

  师尊悲悯天人的声音有些恍惚,似是离得极近又似是离得极远,隔着万水千山地传了过来。

  镇陵王沉峻的脸庞上写满了傲然。

  这个时候他可以肯定,他与云迟之间,在他们相遇之前应该就已经有所关联的。而他的记忆,也有那么一部分与她紧密相关。

  冥冥中似乎有那么一双能够瞬间翻云覆雨的手在左右着他们的命运。

  在摆布着他们。

  甚至,在隔离开他们。

  但是,那个女人就该是他的!

  不管冥冥之中是谁想要分开他们,想要抢走她,他都不同意!

  破天与妖凤相杀,那他便舍了这破天!

  迷漓山下迷漓洞,妖人祭妖凤,他不管谁是妖人,不管祭妖凤是什么意思,他都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她身边去!

  他的女人,他来护!

  镇陵王在骏马疾驰间,摘下了挂在腰间的重剑破天,一扬手,狠狠地掷了出去!

  这神将之兵,原是他苦寻许久的天下至宝!

  只要他踏入宗师,能够操探破天剑,必将砍遍天下,难逢敌手!而他也是费尽心机,九死一生才得到这破天剑,如今,竟然说舍就舍,说丢就丢。

  “王爷!”后面的骨影大惊失色,伸手就要去抓被掷出去的破天剑。

  却不料破天挟风飞射出去,周身突然燃起了金挟红的火焰,火焰裹着剑鞘,整把剑浴着火焰嗖地飞了出去。

  骏马不停,骨影回头已经看不见破天。

  他心里震骇,镇陵王却头也不回,继续策马飞驰赶路。

  绿迟山,曾经名为迷漓山。

  镇陵王此时心里没有多余的想法,他只是知道,已经融合了妖凤之心的云迟此去绿迟山会有危险。

  她若有危险,他如何能不在身旁?

  在镇陵王舍了阎王谷和众部下朝绿迟山一路风驰电掣急赶而来的时候,云迟的头痛正在加剧。

  突如其来的,一下一下地越加尖锐起来,像是有很多人拿着锐利的长针,毫不留情地刺进她的脑袋里。

  在这样的剧痛中,一段接着一段的记忆碎片争先恐后地朝她的脑海里冲击着,如同呼啸的潮,从里面往外拍击,呼应着那种尖锐的痛。

  那些记忆里,出现最多的是一个女人,锦红华服,金丝绣线,裙摆有睥睨天下的凤凰,随着她的走动而灵动欲飞。

  她墨发飞扬,头戴着华丽无比的金丝缀着宝石的皇冠,奇怪的是,明明连皇冠的造型她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却就是怎么样都看不清这个女人的长相。

  只有一种感觉,她必定是风华绝代,令人惊艳,华光慑目,让人不敢直视。

  与这个女人一样出现较多的是一个女童,不过三四岁的年龄,穿着白色布衣,散着长发,赤着足,在一条长长的幽暗的通道中奔跑着。

  周围很是昏暗,只有前方传来淡淡的光。她一直在朝前面奔跑,上下左右,都是冰冷的石板。

  至于她为什么知道那些石板是冰凉的,云迟也说不清楚。

  时不时,有无数的人刀剑相向,十里战场,血染残阳。战马嘶鸣,妇孺啼哭。

  时不时,有大火滔天,如同真切地扑到了她的身上,让她如同正在被焚烧。

  云迟抱着脑袋,闭上了眼睛,蹲了下去。

  这样的剧痛,这样的记忆错乱,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