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232章 那迎来的男人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马车缓缓进了城门,皇城的繁华和大气扑面而来。

  酒楼银楼,茶楼青楼,旗幡招展,两层的三层的亭台楼阁上纱幕飘飞,能容四驾马车并驾齐驱的街道整齐干净,来往人潮如织,行驶街上的马车也是各式各样,一辆赛一辆地奢华精致。

  皇城里的百姓穿的衣服都明显要比他们一路行来经过的那些小城要好看得多。

  人潮里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子佩戴着的头面也都显得精美无比。

  木野这个时候有那么一种感觉,就是京城里的风吹过来都是带着香气的!

  皇城里男子女子都带香囊,富贵人家的衣服洗净之后还要熏香,所以空气中隐约地弥漫着各种香气,这倒是真的。

  一入皇城便觉奢糜。

  而云迟则发现,至少说明大晋的国力确实强盛,皇帝也一定是个享乐派,注重派头场面的货。

  否则,他治下的这个皇城,不可能人人都比别的城池百姓打扮得华丽。

  云迟虽然没有见过大晋皇帝,但是她见过太子晋天皓啊,那样的货能受皇帝宠爱,又听说他对晋苍陵的种种,就知道大晋皇帝不是个好货。

  也不知道沈京飞他们是怎么安排的,反正风部十二精卫到了城门外就分开了,而沈京飞也换了一身行头,白色的锦服,白玉发带,看着像个俊美的翩翩佳公子。只留下他跟在马车旁,其他精卫估计是分散进城了。

  镇陵王手下的烈风影三部兵力,自然不会摆在明面上。

  他们的马车跟城里见到的各式马车相比,显得很是朴素低调,赶车的木野又是一身乡下汉子的打扮,皮肤又黝黑,所以实在是不起眼。

  擦身而过的姑娘们还有朝他们翻白眼的。

  估计是因为马车太差劲,又连日里赶路,满是尘土的原因。

  木野本来这么多天已经把驾车的把式练得很熟,但是一入皇城,被姑娘们翻了两个白眼,竟然觉得有些紧张,手脚都无处安放的感觉。

  “姑娘,咱们要先找客栈住吗?”他扭头问坐在车里的云迟。

  云迟之前因为背痛,就没有再骑马,而是跟锦枫一起坐在马车里。

  听到木野的话,云迟还没有开口,锦枫先皱了眉,有些担忧地问道:“这京城的客栈肯定很贵,也不知道要住多久,小迟,咱们找一家中等清净的罢了。”

  钱要省着点花。她现在有些担心云迟又是跟一路上住店那般,什么也不说,直奔最大最贵的客栈去了。

  皇城可不比其他地方,在这里肯定是花钱如流水的。

  她算是知道了,云迟也不是不能吃苦,在幽湖秘境,她可以连续九天住在马车里,吃着没有什么味道的烤鱼,但是一有条件,她绝对比任何人更奢侈。

  果然,话音刚落,她就听云迟说道:“咱们辛苦赶路这么多天了,吃了这么多灰尘,马车颠得腰都要断了,来了京城,一定要住得好一点啊。”说罢她就掀开车帘,朝策马跟在马车旁的沈京飞问道:“沈京飞,这皇城里哪家客栈最好?”

  锦枫抚额。

  有一个十分会花钱的小主子是什么感觉!

  沈京飞这一路上也知道这一位的习惯,而且她可不管他们住哪,她自己只管住最好的,并且只付他们三个人的银子,他们若要跟着,自己给钱。

  只不过,风部打探消息能力一流,挣银子可不在行,再加上王爷的大业也要砸进不少银子,所以他们出行不可能那么铺张。

  但是也有那么几个城有些乱,他们又不敢离她太远,只能咬牙跟着住进城里最烧钱的客栈。

  相信等到他回去把这一路的花销单子报上去,统领的脸要黑到不像样了。

  现在再听到云迟问这句话,沈京飞的冷汗又滴了下来,暗暗想着,幸好他们回京他们不用再住客栈了。

  “姑娘,洛统领会有安排,想必不需要再住客栈了。”

  云迟挑了挑眉,“该不会安排我们住到镇陵王府去吧?”

  话音刚落,便听前面马蹄声疾疾而来。

  而前方人潮突然一阵躁动,所有人都急急朝街道两旁避了开去,还听到有女子惊叫、孩童哭喊的声音。

  马车也都急急避让,马匹嘶鸣,车夫们的声音都急得带上了颤音,叱马不断。

  “镇陵王出来了!”

  “快,快快闪开!”

  云迟他们身边的人潮也都在第一时间清空,所有人都躲到了路两旁去,瞬间,此处就剩下他们一马一车,孤零零地呆立在路中间。

  木野是完全没反应过来。

  沈京飞却是脸黑沉沉的,这种情况他们其实已经见怪不怪,有些麻木了。但是这一回让有可能成为王妃的云迟看到,他怎么着都替王爷难过。

  这要是云姑娘发现原来他们王爷在皇城竟然是这么不招人待见的,人人避之如蝎,她不喜欢他们王爷了可咋办?

  不过,他的眼睛又随即亮了起来,王爷亲自来迎云姑娘了?

  这是不是说明,云姑娘在王爷心目中的地位果然非比寻常?

  “呵,可真是够受欢迎的。”云迟一手掀着车帘,美眸轻眯,已经看到了自街道那头策马疾奔而来的那个男人。

  红色华服,袖口紧束,绣的金线灼灼透着华贵,墨发飞扬,黄金宝石的发冠在阳光下折射着光芒,骏马宝鞍,就连马首上都佩压着宝石,那男人腰间垂坠下的红玉,更是张扬地显示着他的华贵无双。

  这个男人,进了皇城竟然如此骚包?

  但是,这一切都远不如他本人的颜值来得慑人。

  面似玉,眸如星,冷傲如雪地的青松,薄唇噙着一丝凉薄,脸庞如削,五官深刻而俊俏,被那身华贵映衬着,透着令人心脏都能跳出胸腔的冷峻俊美。

  明明是一个颜值达到了妖孽程度的男人,本该一出来便引得无数女子尖叫爱慕才对的。

  云迟目光轻扫过街道两旁的那些女人,却发现她们都瑟瑟发抖,垂着头,白着脸,根本就不敢抬头去看那个男人。

  有的孩童更是被大人紧紧地捂住了嘴巴,强压着他们低头,生怕发出点声音引来那男人的注意。

  云迟虽然早已经听说鬼王戾名,却没有想过,他在皇城的处境,竟然是如此地不堪。

  鬼王一出全城惊。

  说起来很是威风,实际上,这种畏惧和惶恐,却像是一把把尖利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