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85章 续命针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初在墓里,知道云迟跑了,误以为她背叛了的时候,王爷那几乎要毁天灭地的怒火和恨,后来云迟出事,他又不顾一切冲过雨幕去找她,柴叔真的觉得王爷应该是对云迟有情的。

  可现在看到云迟脖子上的咬伤,他又不敢肯定了。

  哪个男人能对自己爱着的女人下这样的狠手?不,狠口。

  这是真咬啊,鲜血淋漓那种!

  云迟被柴叔刚才那一眼看得又羞又恼。但是她向来脸皮就厚,心里羞恼,表面却半点看不出来,甚至还扯出一个笑容。

  “你们谈吧,我回房去了!”说完,她便匆匆出门回了房,砰地一声关上门。

  等她漱了口,洗了脸,在铜镜前扯下衣领,看到雪白颈窝处那个牙印时,心里又把晋苍陵骂了个狗血淋头。

  想到锦枫,云迟皱了皱眉。

  她跟锦枫还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但不管怎么样也叫了那么久的枫姨,她是跟自己一起离开仙歧门的,云迟自然也不可能放任不管。

  那个叫阴须臾的......

  本来她该放在第一位的是救锦枫,但是现在云迟却并不十分紧张,阴须臾一定是认识锦枫的,锦枫暂时不会有事。

  今晚她也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意外,遇到那个猿人......

  那个猿人与迟家是什么关系?

  她又跟迟家有什么关系?

  迟家,会是迟晚晚要找的亲人吗?

  云迟盘腿坐在床上,一边闭目养神,一边整理着思绪。

  还有一件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她的脚底为什么有一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痣?

  她为什么会来到这个时空?

  另外就是她今天晚上发现的万魔悲。

  发现万魔悲大阵之后,云迟就知道她到了哪一个时空了,以前她觉得自己对这里一无所知,其实应该还是有一点点了解的。

  因为她曾经跟随那个神秘的老人找到一个非比寻常的古墓。

  不说那座大得离奇的墓,就说他们进入的那座山,都诡异无比。

  当时云迟觉得自己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一直在山谷里面转,然后那个老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穿一身青色袍子,感觉还挺仙风道骨。

  她向来喜欢独来独往,那一次倒是带着几个雇佣兵,但是一进山谷那几个雇佣兵就跟她走散了。

  遇到那名老人后,她看出他的不凡,想请他她走出去,那老人二话不说就同意了。于是她跟着他走,发现他知道很多孤僻的知识和本领,听他讲了不少,倒是让她觉得很新奇。

  然后他们就进了那座古墓。

  望不到边的一片山,几乎掏空了建造的陵墓。

  那是云迟第一次见识到的浩荡辉煌。

  而她设计制作无穷的材料,也是在那座古墓里得到的。

  除了无穷,那座墓室里还有一堆宝贝,那个老人要找的是一本书。当时他答应带着云迟的条件就是让她帮他找书。

  在古墓里八重书柜,上面摆满了密密麻麻的古藉。

  当时让她几乎崩溃的是老人的话。

  “老伯,您要找什么书?”看到八重书柜时云迟就已经想晕了。

  结果老人如是说:“不知书名,不知撰者,不知分类,也不知内容。”

  这一句话,云迟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当时她骂了粗话。

  他大爷的。

  这样要怎么找?

  老人说:“只要你翻阅到即有顿悟,便知是它了。”

  他大爷的。

  要不是当时真的要他带路,云迟可能真的会杀人。

  因为这句话,她花了整整七天时间,差不多快要把那八重书柜上的书都翻阅个遍了。

  云迟有过目不忘的天资,那些书,只要她翻阅过的,绝大部分都记在脑海里了,只是,那些内容全都是与生活无关的,是一些古时的风俗习惯,武林门派,天下奇闻,医药宝典,以及兵法阵法,玄门易学之类的东西。

  这些内容,看过也就被她抛在记忆深处了,平时根本就没有想起来过。

  但是今天晚上她看到那万魔悲时,才从记忆深处里提取了那么一点。万魔悲是她当时在一本没有封面的旧藉上看到的,那上面画了万魔悲阵法,还注释了破阵的方法。

  之前之所以没有和晋苍陵说,是因为她需要一点时间把记忆梳理一遍。

  而且,她现在也知道了,这个时空,肯定与那座古墓是有关的。

  或者说,那座古墓的主人就是这个时空的某位大能。

  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有那样的人力和财力物力建造那样大的陵墓,也没有办法得到那么多的陪葬品。

  要救猿人,万魔悲一定要破。

  否则不管他到哪里,依然会被这个极端邪恶凶煞的阵法压制,而且,益城满城百姓最后也依然会死。

  但是,锦枫也要救。

  所以云迟才打算跟晋苍陵借人,否则,凭她一人之力,根本就是分身乏术。

  云迟正在回忆着万魔悲的破解之法,窗户却被人敲响了。

  “云姑娘,是我,能否出来说话?”

  骨影?

  云迟刷地睁开眼睛。

  骨影将声音压得极低,并且不敲门反而绕过来敲窗,是避着晋苍陵来找她的?

  心思一转,云迟就猜出骨影的来意了。

  这事也是她想知道的,所以她没有犹豫,走过去开了窗,身手利落地爬窗而出。

  骨影站在一片阴影里,不知道为什么,云迟觉得他浑身散发着一种悲凄绝望。

  她的心便是一沉。

  “云姑娘,这边走。”

  云迟没有出声,跟着他又走远了些。

  直至到了院墙一角,离他们的房间有一段距离了,骨影才又开了口。

  “云姑娘,我知道你未必能原谅骨离,但是,我还是要代骨离向你道歉。”

  “她要杀我,与晋苍陵突然恢复有关?”

  骨影一愣,然后就很惊讶地看着云迟,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抓住了事情的中心。

  骨离对于云迟是痛恨的,因为在她看来,云迟的存在会伤害王爷。

  而他对云迟却是复杂的,有骨离的那种心情,但是,又感激云迟。云迟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也是唯一一个可以亲密靠近王爷的人。

  没有半分勉强和抗拒。

  骨影想了想,还是决定跟云迟实话实说。

  “五年前,王爷曾探过一处古墓,当时也是墓里阴寒过重,王爷出来之后又进了冰湖,因此引发了尸寒之毒,命在旦夕。影部费尽心机,找到了闻名天下又行踪缥缈的怪魔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