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40章 彻骨的恨怒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边,闭着眼睛休息的郁凤池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睁开了眼睛。

  在他背后,一名侍卫压低声音道:“殿下,那女人又跑了,辟毒珠还没有拿回来......”

  这是郁凤池的贴身影卫。

  他不在乎什么云姑娘,不在乎什么迎紫,只在乎辟毒珠。

  因为如果跟圣女的婚事没成,辟毒珠又没拿回去,其他的贵妃皇子们是肯定会落井下石,给殿下使绊子的。

  这么多年来,皇上虽然爱护殿下,可他年纪也越来越大了,很多时候也会旁听旁信而责罚殿下。

  郁凤池眼里却染上了笑意。

  又跑了啊......

  这是他第二回见她,也是她摆脱所有人偷跑的第二回。

  怎么感觉那姑娘跟只小狐狸一样呢?

  只是,这位裴公子在听到云迟跑了的时候,反应跟镇陵王可真是有几分相似。

  是因镇陵王的怒而怒,还是他本身对云迟也有一样的感情?

  郁凤池只扫了镇陵王一眼,就没有再注意他。

  不管他们信不信,他是真的对神兵没有兴趣。

  大晋,知道这神将之墓里有神兵的人虽然不算多,但估计也不算特别少,总之,消息也压不下去的。

  他一个四昭国的皇子若是来大晋的国土里挖墓,拿走神兵,说不定事情就会上升到国与国之间,神兵若是真的像传说中那么厉害,大晋怎么可能让它落在别国之人手中?

  他要是拿了神兵回去,那几个对他虎视眈眈的兄弟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由他拿着,会想尽一切办法从他手中夺宝。

  他们得不到,他也别想得到。

  所以,他有自知之明,神兵不好拿。

  但是,知道神将之墓有迎紫花王的人却极有可能只有他。

  现在多了一个裴青。

  拿了迎紫,他没有什么压力。

  当然,不告诉裴青也不可能,否则怎么卸除对方一半的防备?让对方相信自己不是为神兵而来的?

  他实在是不想与镇陵王的人争得你死我活。

  所以,迎紫也是他抛出的一个交换筹码。让对方知道他的目的,不是为夺神兵,与些同时,他知道了对方与镇陵王的关系,算是一个秘密。但是,若他得到迎紫花王,这也是一个把柄送到了对方手上。

  以后若有人提到迎紫花王,完全可以把他给抛出来。

  只是,郁凤池没有想到裴青竟然不接下他这个无形协议。

  他的意思也是要迎紫。

  那就各凭本事吧。

  就不知道裴青到底知不知道迎紫花王的特别之处,还是真把它当成一朵献给心爱姑娘的美丽的古老之花。

  “裴公子,云姑娘走的时候也只是说去找找有没有别的机关,也许她不是真的要走......”柴叔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替云迟说好话,掩饰一二。

  他总觉得,云迟的离开,对于王爷来说是很打击的事情。

  柴叔真相了。

  镇陵王这会儿怎么也想不明白,云迟怎么还要跑。

  她怎么还要跑!

  她与他已经有了肌肤相亲,那么亲密的相亲。

  她不嫁给他,还想嫁给谁?

  他说了那些宝石当聘礼的一半,她当时不也默认了?也带走了!

  结果她竟然还跑!了!

  这世上,除了风尘女子,除了以色侍人的歌姬舞伶,哪一个清白人家的女子,不是把贞洁给了谁,就要嫁给谁的?

  她是那种女人吗?

  镇陵王想到她的无耻,想到她张嘴就来的无耻的挑逗,越想,怒火越盛,越想,越无法相信。

  当初在神女墓,她一脚就插入他两腿之间。

  在这神将之墓,她凶猛的吻,唇舌的勾缠。

  因为他阴寒入体,她褪了衣衫,伏在他胸膛上,在他身上点火的双手......

  一桩一件,无一不在证明,这样的她绝对不是良家女子。

  哪个良家女子,撩拨男人的段数这么高?就连他这从不为女色心动的人,都几乎在那样的火热里神魂颠倒。

  哪个良家女子,会修习那样的魅功?

  镇陵王越想,心就越沉。

  一点点地沉了下来,然后又一点点地痛了起来。

  他几乎已经肯定云迟就是纵横欢场的风尘女子。

  那么,她能够对他这样,也就能够用同样的行为对待别的男人。

  一想到她也会那样去吻别的男人,也会那样伏在别的男人赤裸的胸膛上......

  镇陵王的心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痛。也不单单是痛,还有暴怒,以及一种受到了背叛、侮辱的恨,这些情绪拆开,每一种都已经极为强烈,再合为一体,那几乎是彻骨的。

  像是要把他的的理智全部淹没。

  好,很好。

  他活到二十三岁,还没有如此被人......

  他也说不出来,他算是被怎么了。

  只是,镇陵王在心里立了誓,不管那个女人跑到哪里,他都要把她揪出来!他不会让她死得那么痛快,而是会一天一天地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

  即便是已经开始想象着要怎么折磨她,镇陵王还是无法抑制住胸腔冲之欲出的怒恨。

  他腾地站了起来,无意识地往前走了几步,抬头望着高高的墓室之顶,突然大吼一声,一掌猛地劈向了那个石台。

  郁凤池等人大惊,立即一跃而起。

  “裴兄,你这样会毁了神将之墓的!”郁凤池没有想到他突然发了狂。

  “便是毁了,又如何?”镇陵王猛地一眼充满戾气地扫了过来,“毁了就毁了!”

  说着,他又再次拍出一掌。

  轰的一声,其中一道蟠龙柱从中断为两截,掉落在那圆形石台上。

  上面刻着迎紫花的石纹似乎有蓝色划过。

  整个墓室都开始震荡起来。

  “公子,公子,您怎么了?”当着外人的面,骨离和徐镜也只能称他为公子,他们都骇得脸色大变,想去拉住他,又不敢碰触到他。

  何况,这般失控的镇陵王,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

  镇陵王胸腔里却是戾气横生乱撞,再看那刻着迎紫花的石台,想到自己之前听到郁凤池说起那个传说,竟然还想着,把那迎紫花王抢下来,送给她!

  那个该死的女人!

  她竟然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说了要负责,她还是跑了!她是有多不想嫁给他,有多想再去撩拨别的男人!

  嘭!

  众人再看着他一掌狠狠拍在石台上,都骇得扑了过去。

  “不能毁了石台!”郁凤池脸色大变。

  而徐镜和骨离只是担心镇陵王拍中机关而受伤,同时扑过去要护在他前面。

  轰地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