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24章 他们之间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镇陵王看着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不是有你吗?”

  下意识的,云迟就想歪了。

  他冰得受不了的时候就亲她?

  她赶紧甩了甩头把这个荒谬的想法给甩出去。

  “你是说我去采无生草?”

  镇陵王眸光深深,反问:“不然你以为本王是什么意思?”

  云迟老脸一热。

  不说,她肯定不说。

  “我没以为什么!走吧,快找。”

  她又抱住了他的臂弯。

  镇陵王皱了皱眉:“你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其实他是想说,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抱上来的动作一点儿都不含糊啊。

  云迟没懂他的意思,拍了拍他的手臂道:“我拿你当盲杖啊,你得觉得荣幸。”

  镇陵王气卒。

  知道是剧寒之眼,至少好找一些。

  往幽深的地方走,或是往寒气最重的地方走就是了。

  不过,越往下走,云迟也越发有些冷了。现在是六月,他们身上穿的就是盛夏的衣服,单薄得很,再加上她身上的这套是山村里换的,布料还有些稀疏,穿在身上那寒气嗖嗖嗖地直往身上钻。

  地面盛夏,墓底深冬。

  她算是体验到了。

  偏偏身边这个男人也是一块巨型的行走着的冰块,越往里走,他身上也越发冰凉了。

  每次云迟想松开他自己走时,他就将她的后衣领揪住,根本不让她离开,弄得她一肚子火。

  “你太冰了,我决定放弃你这根盲杖。”

  “本王是让你想要就要,想弃就弃的?”

  云迟气卒。

  黑色雾气越来越重,虽然手里有灯,但是这灯光也越来越微弱。

  他们的衣服被打湿了。

  但是,剧寒之眼还不见踪影。

  “是真的有无生草吗?”云迟又忍不住问道。

  “传如此。”

  传。

  只是传而已啊。

  “要不我们不找了,还是去找墓室吧。”说不定有什么好东西,比在这里摸索着找只存在传中的无生草要靠谱多了。

  而且,无生草对他的病可能有作用,对她的眼疾却未必有用。

  她何必陪他在这里浪费时间?

  “找。”镇陵王惜字如金。

  云迟咬牙。

  总觉得摊上这么一位爷就没有什么好事。前几天在仙歧门,要不是因为得迷惑骨影骨离拦住他,她根本就不需要用功过度,弄得现在眼疾严重,成了半瞎。

  现在又遇到他,差点被捏死不说,还被占了两次便宜。

  正在心里扎小人,突然,她觉得面前有冰寒扑面,立即就拽住了镇陵王。

  “感觉到了没有?”

  “嗯?”

  他没有什么感觉。

  “不一样的寒气。”云迟细细感受着。

  镇陵王皱眉,他一直都觉得冰寒侵骨,虽然身边有她偎着,还可以忍受,但是实在没有别的不一样的感觉。

  “哪里?”

  云迟一听就知道他感觉不出来,她心里也有些讶异,难道说在仙歧门的华池洗髓伐骨之后,自己的感官机能真的比他这种内力高深的变态还要厉害这么多?

  但是她知道自己的感觉没错。

  确实是有一丝不一样的寒气,不是周身弥漫着的,是跟烟雾一样丝丝缕缕萦绕的感觉。

  她没有再回答他,伸出手。

  他将灯提高了一些。看着她白皙细嫩的手指在眼前虚空轻点着,像是在追逐着什么东西。

  云迟拉着他微微一偏方向,继续往前走。

  突然脚下一陷,水漫过了她的脚背。

  镇陵王皱眉,“前面是浅滩,都有水。”她面对的这个方向,暗河河道有些弯曲了,头顶也渐矮,他伸手就可以碰触到。

  顶壁是黑色的粗砺的山石,很湿,不少地方形成水滴,不时能听到一声水滴落的幽静响声。

  脚下倒是浅滩,虽然有水,也可能也只是没过她的脚背,并不深。

  “反正靴子都已经湿了。”云迟没有在意,拉着他继续往前面。通过说话声音的回响,她都能够判断出来,这处的空间没有那么空旷了。

  咝咝。

  她听到了小蛇在头顶蠕行的声音,立即又伸手掏了一支发簪,迅速地往上一刺。手拿下来时,发簪插着一条手指粗的细蛇,蛇尾扭曲着缠上她的手腕,滑凉腻人。

  她把手一甩,把那条死蛇抖了出去。

  镇陵王见她面不改色,收起了要弹出指风的动作。

  “女人不怕蛇,倒是少见。”

  尤其是出手比他还快的,更是少见。

  云迟坦白地道:“我也是怕蛇的,但是我觉得,先把它弄死,好过我被吓死。”

  镇陵王:“......”他竟无以对。

  但是不管如何,之后就不需要她出手了,他气势全放,冰寒杀气扑天盖地,那些小蛇都不敢再靠近。

  再往里走一点,镇陵王身体就是一僵。

  在这个地方已经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出来不一样的寒气了。

  那些寒气犹如活过来一般,一丝一缕,在他们身边萦绕,就好像调皮的小蛇一样,伸手就能够抓到。

  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是,虽是寒气,云迟却不觉得阴森可怕,甚至她的心还陡然地轻快起来,鞋子湿了都不觉得难受。

  可是,镇陵王不行。

  他的眉头又开始覆上了薄霜,这一回,甚至有她在边上都没有什么作用了。

  云迟感觉到他的不对劲,立即推了他一把,“你赶紧出去。”

  这里已经算是一个半封闭的空间,她能够感觉得到。

  像是一个半开的贝壳,上下高度也就两米左右,左右都只有细细的缝隙,他们像是从打开的入口走了起来。

  这样的空间,这样的寒气,他进来了肯定会受不了。

  “这里面一定有无生草。”他没有动作。

  听到这句话,云迟心里蓦地一跳。

  所以他其实还是不信任她?

  不管如何,不能让她自己一个人进去,怕她私吞了无生草?

  不过,她也不觉得难过,毕竟她也还没有十分信任他。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奇怪,互相要过对方的命,也互相救过对方的命,在危险冰寒的地方并肩作战过,又有了亲密无比的接触......

  无生草对他应该是很重要的吧。

  不过,要是她说愿意让给他,估计他也未必相信。

  云迟耸了耸肩,道:“也许是有,但是我不想进去了,你去吧。”

  在这里他已经有些不能扛住寒气,万一一进去又发病了,估计十个法式热吻都拯救不过来,到时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总不能把他睡了吧。

  为了自己的清白或小命着想,她不想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