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00章 不是很善良的人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嗯,暂时没死。”云迟歇了一会才算是缓过气来。

  不行,以后要努力操练自己才行,这么弱的身体怎么闯荡江湖去。她在心里想着,并没有太把柴叔的激动放在心里。

  柴叔的浊泪却流得更凶了。

  “好,好,太好了,徐镜没死!”主子招募人才本就不容易,何况像徐镜样功夫好又忠心、从小就跟在他身边的年轻人。

  折损一个,对主子来说都是极大的损失。

  而且,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主子待这些忠心跟随他的人极好,谁遇到了不测,主子外表虽然看不出来,实际上却是非常伤心痛苦的。

  如果徐镜死了,主子难免又得黯然。

  “是云姑娘救了徐镜?”他又问道。

  云迟没有说话,木野已经与有荣焉,很是骄傲地回道:“那是当然!除了我们云迟小姐,还有谁能救他?你都不知道,他的背上有一条很恐怖的黑长虫呢!”

  尸血蛊。

  柴叔自然是知道的。

  所以说,云迟不止救了他,还救了徐镜。

  “陈河......”他的目光落在近水潭边的那具尸体上。

  云迟淡淡地道:“那个太晚了,救不过来了。”

  柴叔心里一阵黯然。

  这么多人出来,只剩下他和徐镜二人。

  他打起精神,又问道:“是主子派云姑娘过来的吗?”

  云迟刚才就听他说话有些奇怪,现在听到他这么问,顿时明白他是误会了。她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你们主子,自然也不是他派来的。”

  这么一来,柴叔愕然。

  之后心里就浮起强烈的戒备。

  “那是我误会了。”

  刚才他以为这是主子派来的人,所以她不顾危险救他,他觉得还是有些理所当然的,毕竟主子的命令无人敢违抗。

  但她不是。

  既然不是自己人,为什么要这样费心费力地救他?

  刚才有多惊险他又不是不知道!

  如果是素不相识的人,怎么可能为了他冒这么大的险?

  “那不知道云姑娘为何救我?和救徐镜?”

  刚才锦枫也问起了这个问题,正好云迟还来不及作答。

  既然柴叔问起来了,云迟就一同回答了。她知道,如果不说出来,柴叔是不会对她放下戒备之心的,而她需要的是他们接下来的共同进退。

  沉默了片刻,她指了指木野,道:“他叫木野,是山下小山村的猎户。”

  众人都愣了愣。

  是在问为什么救他们啊,怎么突然介绍起木野来了?

  柴叔微眯着眼暗暗打量了木野。

  相信了。

  猎户常年进山,皮肤较黑,也粗糙,而且因为长期使砍刀和简易弓箭的原因,手的特定关节处会有茧子。

  这点眼识他还是有的。

  不过,他也不明白云迟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云迟要取信于他,当然几乎是全部说了实话。

  “我和枫姨是路过那个小山村的过路人,只不过,昨天晚上,村里的男人们突然都进了山,说山里出了一种奇药。”她讲述起来条理很清晰,而且也很简洁,“我的眼睛你也看到了,本来就是要进城去治眼的,听到有奇药,自然是不愿意错过,就央着枫姨跟我一起进山了。结果无意遇到了木野,然后又无意掉进了开启的墓道里,滑了下来。”

  说到这里,她无意识地按住了肚子,真是饿啊。

  但是,还得继续说下去。

  “木野是猎户,虽然有一身力气,但是对于这种凶险的古墓一无所知,我枫姨伤了腿,而且也只有面对寻常人能够稍稍占上风的一点花拳绣腿,我能力比他们都强些,”说到这里,云迟倒是没有半点羞赧之色,好像这么夸自己根本没有什么不对,甚至还觉得自己很谦虚的样子,“但是我却有眼疾,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完全看不见了。所以,要带着他们安全走出这个古墓的可能性很小。”

  木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云迟姑娘这么说是没有错,他还是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好像成了她的累赘一样。

  柴叔静静地听着,也不插话。

  云迟心里叹了一下他的沉着,继续说道:“我需要有人帮忙。”

  这的确是她想救徐镜的原因。

  徐镜和陈河一冲出来,她就看出来了,这两个人是有功夫的,而且别的不说,轻功不弱。

  她需要人手,因为眼疾,因为带着木野和锦枫,她没有十足的把握把他们安全无事地带出这个大墓。

  能救一个,可能就多一分助力。

  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个累赘。

  但是,真的成了累赘的时候再说啊。

  除了他们是无意间进了大墓的,另外的人,能够在这里的,应该也没有一个是等闲之辈,总会有点本事的。

  说不定就能助他们一臂之力呢?

  所以,一听到徐镜要她救柴叔,她也立马就答应了。

  柴叔这么重要,也许是他们的领路人?

  听到她这么一说,柴叔倒是信了八分。

  “不过,你不怕救下来的反而是居心叵测的吗?”柴叔忍不住问道。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少女嘴边绽出了一朵十分凉薄的笑容。

  她漫不经心地说道:“这怕什么,我只担心不能从这里出去,却不担心杀不掉两个居心叵测的人。”

  她说得那么轻,那么平淡,却让柴叔心里一跳。

  这少女的胆识和身手他都见识过了。

  他半点都不怀疑她的话。

  不过,看起来才十四五的小姑娘一开口就是杀人,她真的一点儿不自在都没有啊!

  “小迟......”

  锦枫也吃了一惊。

  她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云迟提起杀人。

  云迟侧头对着她的方向再次一笑。

  这个笑容却是有些天真烂漫的,跟刚才说起杀人时的凉薄完全不同。

  锦枫便想,刚才她只是在吓那个男人的吧?

  柴叔还有一个问题:“那万一我和徐镜都没有什么本事呢?”那岂不是白救了?

  云迟呵呵笑了两声:“怎么会?大不了,再遇到尸血蛊的时候,先把你们抛出去就是了,总能物尽其用的。”

  柴叔:“......”

  “柴叔,我已经很坦承了,所以,你们最好还是有点本事比较好。”

  柴叔:“......”

  哪有人这样,竟然能把准备遇到危险的时候,把他们先抛出去送死的打算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半点都不加以掩饰的?

  他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和徐镜的确还是有点儿本事的?

  他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说,云姑娘的救命之恩,我和徐镜不能抹杀。这个地方我们不能久留,先找生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