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74章 山深处有大墓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我从小就力气大。”木野的心头怦怦直跳。

  锦枫赶紧将云迟的手从他的手臂上扒了下来,拉着她退后了两步,紧张兮兮地压低声音道:“小迟,你怎么能够去碰男人呢?男女授受不亲!在这世上,你只能够碰自己的夫君!”

  是不是以前她和小姐都没有教过她这些,所以她不懂?

  可是,她现在知道的很多东西,会的很多本事,她们以前也没有教过啊!

  怎么这洁身自好的事情她就不能无师自通呢?

  听了锦枫的话,要不是现在有眼疾,云迟都想翻白眼了。

  要是碰了一个男人就得嫁给他,那她最该嫁给镇陵王了。抱都抱过,摸都摸过,她的小腿还隔着布料跟他某处有过亲密接触呢。

  鸟儿的翅膀扇动声传进了她的耳里。

  云迟蓦地转过头去,唇边勾起一个弧度。

  “咦,蠢鸟,你还活着啊。”她笑吟吟地说道。

  木野和锦枫顺着她面对着的方向望去,才看到一只小小的鸟儿正飞过峡谷,朝他们飞了过来,然后收了翅膀,栖落在云迟的肩膀上。

  它用头去蹭了蹭她的脸。

  一丝淡淡的血腥味钻进了她的鼻子里。

  “枫姨,看看这只蠢鸟是不是受伤了。”

  那些阴冥鳞蛇之前肯定是分散了,不只一批,这只蠢鸟并不知道,先去替她们引走了一批,没有想到她们前面还遇到了一批。

  阴冥鳞蛇不会飞,花焰鸟若是想引走它们,势必得飞得很低很低,可能这样会被树枝荆棘什么的划拉伤了。

  锦枫忙凑过来仔细察看,果然看到它的翅膀根部有一道小口子。

  “像是被什么东西划伤了,还掉了几根羽毛。”锦枫觉得很是心疼。这只鸟儿太有灵性了,她实在是喜欢得紧。

  “果然很蠢。”云迟撇了撇嘴。“就你这么点小肉沫,还不够那些阴冥鳞蛇吃的,就自恋地去当肉菜引诱它们了。”

  这嘴有点毒啊。

  锦枫听得汗然。

  怎么着,这鸟儿也是一片好心忠心啊。

  咦,不对,这鸟儿真的像她说的那么聪明?那简直是神鸟啊!

  这么说来,刚才它还想救她们来着?

  锦枫本来没有想到花焰鸟是去当诱饵了,听了云迟的话才明白过来,顿时对花焰鸟更加喜欢更加心疼了。

  云迟还没骂完呢。

  “这里可没有伤药,你自生自灭吧。”

  木野看着这只鸟长得极漂亮,又缩着头窝在云迟肩上,怎么看都像是在委屈听训的样子,顿时也有些不忍,立即说道:“我知道山里有草药,可以止血的,对小鸟应该也有用。”

  云迟转头“望”向他,“这边有?”

  “有。这一片就有,我去找找。”

  木野立即就转身去找草药了。

  锦枫松下来,顿时觉得全身近乎虚脱,膝盖也火辣辣地痛。但是在这么一个地方她又觉得危机四伏,不敢休息。

  “枫姨,你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吧,一时半会我们也走不了,休息一下。”

  锦枫这才四下看了看。

  “小迟,这边树少,石头杂草多,不能随便乱走,省得绊倒了。”她扶着云迟,“我们到那边坐一下。”她看到了一块大石头,上面还算平坦的。

  在大石头上,两人靠着坐下。

  “枫姨,等会让木野给你看一下伤。”

  锦枫之前摔伤了,她看不到,自然得让木野看看。木野是猎人,应该也难免有摔伤跌伤的时候,猎人都有一般的疗伤经验,让他看看放心点。

  但是一听她的话,锦枫猛地摇头:“不用了不用了!”

  让男人看到她的腿,那怎么能行!

  云迟一阵无语。

  连碰手臂都不行,她估计腿被看来对于这个时候的女人来说几乎等同于失身了。

  “万一你伤的很重呢?”

  “不会不会,木野不是说去找草药了吗?等会儿我也敷一点草药就行了,等我们进了城我再找大夫看看。”

  云迟见她十分坚持,也只好作罢。

  木野很快回来,摘了一大把的草药,有微微的青草味。

  他找了两块石头,把那草药磨成泥,锦枫才小心地给花焰鸟敷上,然后自己也背过身去,将草药泥敷到了伤口上,扯了条布条给包扎上了。

  “咕咕咕。”

  一阵响声从木野的肚子里传了出来,他一下子觉得很羞赧,结结巴巴地开口解释道:“我,我今天晚上没,没吃很多,我很容易饿......”

  云迟默然。

  所以,这是一个来跟她们分卤兔肉的。

  但是人家之前好歹也算是救了她们一次,所以云迟倒是没有太过抠门。

  “枫姨,把兔肉拿出来,我们分了吃吧。”

  可是,那不是明天路上的吃食吗?要是今天晚上吃了,她们明天吃什么?还要走很远才到城里去。

  虽然这么想着,看着木野,锦枫还是把从珍嫂那里换来的卤兔肉拿了出来。

  木野的眼睛一亮。

  “不怕!吃饱了我有力气,天亮再给你们猎几只野味!”他说道。

  云迟一笑。

  逃命半宿,她都饿了,别说木野。

  听说大力士体能消耗得快,饿得也快。

  两只半兔子肉,她和锦枫吃了不到一只,剩下的全部被木野吃完了。

  云迟拿出打火石,木野找了些干柴过来,在附近燃起了火堆。有了这样的火光,他们才觉得心里稍安了一些。

  对面来的方向依然静悄悄的,没有别人再出现。

  他们心头都有些沉重。

  因为这说明其他村民很可能都没活下来。

  “木野,以前你们不是常进山吗?没有发现过阴冥鳞蛇?”云迟问道。

  木野情绪低落,一手拿着树枝无意识地拨弄着火堆,闷声道:“没有,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东西。否则我们哪里还敢来?”

  他总觉得今晚是他害了乡亲们。

  如果听到日铃响了,他装作没听到,不要带着他们进山就好了。

  药花精连影子都没有见到,那些叔伯们却都命丧于此,还连尸首都被啃食光了。

  云迟略一沉吟,道:“以前没有,说明这些阴冥鳞蛇还一直被封在墓穴里出不来,今天晚上突然出现了,则说明这山里有一个深深的大墓被人发现了,有人下墓,因此引出了阴冥鳞蛇。”至于药花精和日月铃,还找个屁。

  “这山里有大墓?”木野睁大了眼睛,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