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46章 天下宝物辟毒珠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镇陵,本来这婚约就是错误的。”晋天皓见云问松夫妇都急着解除婚约,心里得意,他们肯定是希望把凤命圣女许配给他的,只有他才衬得起凤命圣女。

  “王爷丰神俊朗,一定能够找到更契合的王妃。”云问松也算是很直接地表态了。

  云初黛急得不行,觉得鬓角都有细密汗珠渗了出来。

  “爹,娘,婚书在王爷手里,那么......”她的未婚夫就是他,该嫁的也是他。

  这话还没有说完,晋天皓已经打断了她。

  “云小姐不用担心,退了亲,镇陵会把婚书撕毁的。”

  他误会了她的意思,以为婚书在晋苍陵手里,没有那么容易退亲。而晋天皓已经准备抬出皇帝来压他了。

  晋苍陵突然轻笑一声,“呵。把婚书撕毁?这倒也不是不行。不过,本王这一回到仙歧门之前已经答应过奶娘,一定给她老人家带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回王府去,要是这门亲事作罢,本王可就要失信于奶娘了。”

  “这还不简单,只要王爷答应退亲,仙歧门里的侍女任你挑,如何?”洪氏急急地接了话。

  这话一出,在宴厅里服侍着的众侍女同时都是俏脸一白。

  她们都害怕镇陵王啊!

  她们都害怕那座修建在乱葬岗上的镇陵王府,不想被挑去啊!

  所有侍女竟然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一步,垂着头恨不得把存在感降到最低。

  门主夫人这也太自私了!

  不愿意让圣女去送死,就让她们去送死!

  一时间,众侍女神色凄惶。

  宴厅里霎时就陷入了一种压抑,明显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众侍女的抗拒和害怕。

  天下间还从来没有过这种事情。

  本来,能够被一国王爷青睐该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多少女人都争破头想挤进王府。

  史上还真的没有过一个王爷被害怕嫌弃到这种程度的。

  晋天皓忍着笑,道:“门主夫人既然开了口,镇陵,你就挑一个吧!这门亲事就此作罢如何?婚书在哪里?”

  他就喜欢看到这种状况!

  他就喜欢看到晋苍陵被所有人嫌弃!让所有女人都退避三舍!

  长得俊美非凡又如何?

  就在这时,郁凤池突然轻笑出声,道:“如果镇陵王退亲,那么,郁三是不是也能够求娶圣女?”

  本来都是在看戏、想等到镇陵王真正退了亲再开口的其他权贵来宾听到了郁三皇子的话,也都有些坐不住了。

  “本皇子也愿求娶圣女。”

  “我也诚心求娶圣女。”

  “本王也带着析国倾国诚意,求娶圣女。”

  一下子,除了晋天皓之外,还有了四方求亲的贵客。

  四昭国郁三皇子,宏殿下,夏赢赫小侯爷,还有析国小王爷。加上大晋朝的太子晋天皓,再加上本就有婚书在手的晋苍陵,这是六方争夺啊?

  洪氏倒是想收敛,但是天下权贵都一起求娶她的女儿,这是多么骄傲的事情!她根本就控制不住,兴奋得双眼都在放光!

  这些皇室权贵,都由着她女儿挑选!

  天下间谁有她这份尊荣?就问问谁有!

  “夫君,这,这可怎么办?”她状似无措地看向云问松,好像不知道怎么应付眼前的情况。

  晋天皓心里恼怒。

  这些人果然是狼子野心!都要来跟他争抢凤命圣女!

  “诸位想必不知道,”他冷冷地环视众人,然后目光落在郁凤池脸上,说道:“云门主早已经跟本宫父皇有了约定,镇陵退了亲之后便为本宫和圣女指婚,所以,郁三皇子与诸位,到时来喝杯喜酒,本宫欢迎,若是......”

  说到这里他的话音一顿,没有再接下去,只是嘴角斜斜一扬。

  那意思分明就是威胁。

  厅中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片刻,郁凤池温声道:“那可是下了指婚圣旨?”

  这个......

  圣旨可不是乱传的。饶是身为太子,晋天皓被他这么一问,还是面色微僵,不情不愿地道:“回头便会有圣旨的。”

  “那就是还没有圣旨了。”郁凤池笑了笑道:“不瞒太子殿下,我来仙歧门之前,父皇也是再三交代,让我务必让圣女看到四昭皇室的诚心。”

  说到这里,他看向云问松,道:“刚才我送上的寿礼,正是我四昭四宝之一的辟毒珠。”

  “辟毒珠?”

  云问松失声叫了起来,宴厅里也瞬间抽气声惊呼声四起。

  辟毒珠可是闻名天下的宝物,相传是蛟龙某天游山玩水吐落在药谷里的,佩戴在身上可避百虫解百毒,后来药谷为避战事,把辟毒珠献贡给了皇室,自此以后,辟毒珠就成了四昭国的四宝之首。

  天下人都猜测,辟毒珠一定是常年佩戴在四昭皇帝身上。四昭国力强盛,皇帝更是四昭史上千古一帝,年轻时也是武艺高强的战场雄鹰,所以虽然有不少人都对辟毒珠垂涎三尺,却也没有人敢打它的主意。

  但是现在郁凤池竟然说,他把辟毒珠带来了,还献给了圣女作为寿礼?

  那么,这份礼可是够重的!

  云问松张着嘴巴,在晋天皓询问的眼神中竟然无话可说。

  他也是知道辟毒珠的珍贵的!

  如果他真的敢把这礼物收下,那要说没有与四昭国结亲的心思,谁信呢?

  可是,云问松真的是有苦说不出!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进入宴厅之前,郁凤池是相当随便地把礼物给了他,说是让他替圣女收下这份薄礼。

  薄礼!

  郁凤池明明说的是薄礼啊!

  是在玩他吗?

  四昭国的宝贝,怎么会是薄礼?!

  如果这是薄礼,那还有什么礼物算是重礼?

  “快,把三皇子送的礼物呈上来!”云问松急急地说道。这郁三皇子看起来温柔无害,但这办的叫什么事啊?

  郁三皇子既然已经说出来了,辟毒丹已经送了过来,那可是不看一眼,实际送上来的不是辟毒珠,他岂不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云初黛也是震惊地看着郁凤池。

  心里浮起一股虚荣。

  郁三皇子这么做,是因为为她着迷吗?

  辟毒珠啊,她也想要的!

  如果她有辟毒珠,以后就多了一分倚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