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28章 绝不能退亲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19-12-03 23:22: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初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瓜子脸,杏眼,樱桃小嘴,面色酡红,还是这样青春明媚的模样,而不是后来那个跟着太子苍惶出逃,而被乱兵......

  想到以前的那一段经历,云初黛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

  不,她当然知道镇陵王是什么样的人。

  他的事,她知道的比现在任何人更加详尽,更加清楚。

  正是因为知道,她才不能够放弃与他的婚约。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地抓住他,成为他心头的至宠,跟着他一步一步地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她绝对不会再重蹈以前的凄惨。

  “本小姐当然知道镇陵王是什么样的人,而且本小姐还知道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们有婚约,谁也不能破坏。”

  云初黛坚定地说道。

  青杏和青桃又对视了一眼。

  怎么会这样?

  她们过来的时候还听说镇陵王住的偏院起火出事的,现在外面一团乱,好多人都去救火了,只是这件事情夫人却叮嘱过不能让小姐知道。现在她们见小姐只认定了镇陵王,那要不要告诉她?

  万一镇陵王出了事......

  两人还没有决定说还是不说,云初黛已经站了起来,带动着闪着金丝光芒的长裙,摇曳生姿。

  “宴会快开始了吧?走,跟本小姐一起亲自去偏院。”

  青杏和青桃同时一惊。

  “小姐,你怎么知道镇陵王住在偏院?”

  云初黛一滞。她当然知道,因为这是她曾经历过的事啊。当时,镇陵王就是被安排住在偏院的,然后她爹也不知道找他怎么说的,竟然真的让镇陵王答应退了亲。

  一想到这里,她一惊。

  “我爹娘呢?”她紧张地抓住了青桃的手,“他们是不是去找镇陵王退亲了?”她之前明明跟他们说过不许退亲的,难道他们根本就没有听她的,还是照以前的路子走了?

  不行!她绝不退亲!

  云初黛也不等青桃回答,提起裙摆,飞快地跑了出去。

  青桃和青杏吃了一惊,忙追了上去。“小姐,你等等啊!”

  偏院这个时候一扫以前的冷清寂静,人声鼎沸,火光灯光照亮了半边天。火势太大了,一时很难灭掉。

  好在这只是一座偏院,就算全烧了也没有什么损失。

  只是,镇陵王若是真的在这里,那仙歧门真的要吃了不兜着走,到时候就算圣女是凤命之身,只怕也兜不住这个责任。

  与凤命相比,皇帝的命当然是更重要的。

  云问松已经派了不少弟子披着打湿了的棉被进去寻找,现在就等着他们的消息了。

  云夫人洪氏看着这火势,眼里却是露出了兴奋的光芒来。

  如果镇陵王真死了才好呢,她就不用费尽心思退了这门亲事了。她的宝贝女儿,仙歧门的圣女,身负凤命,将来是要母仪天下的,怎么能嫁给一个只剩下一年命可活、终将被送到皇陵喂那可怕煞龙的鬼王爷?

  她可是要当太子的丈母娘,将来再当皇帝的丈母娘的!

  只是不知道木嘉那个女人成功了没有,若是还没能把镇陵王带到华池去,那就是跟他一起葬身火海了。

  若是......

  想到这里,她心中又是一惊。

  只怕是木嘉已经成功了呢?那这会儿,镇陵王应该是在华池才对。

  那么,她计划不能因为一场火而中断了啊。想到这里,她赶紧扯了扯云问松的衣袖,小声地道:“夫君,我之前让木嘉来找过镇陵王的了......”

  云问松倏地看向她:“你让木嘉来找他做什么?”

  木嘉是怡然坊的管事,这个管事是他亲自给提的,因为那个女人长得很是貌美,又颇为知情识趣,他早就按捺不住睡过了,所以木嘉已经算是他的女人。云问松哪里不知道洪氏一直看木嘉不顺眼,只是他与木嘉的关系是暗地里的,他几次深夜去的华池,与木嘉在华池翻云覆雨,无人知晓,洪氏抓不着把柄,再加上木嘉制香的确是有一套,洪氏也离不开她调制的香料香粉,所以才没有对木嘉动手。

  但是这一次,她还是出手了?

  一看丈夫那紧张的样子,洪氏心里妒火狂烧。这么紧张那个小妖精?她就知道!她就知道他一定跟木嘉那个贱婢有一腿!所以这一次就不找别人,而是安排了木嘉过来。都说镇陵王性情暴戾,如果木嘉激怒了他,死在了镇陵王手里,夫君也不能把火撒到她身上来!

  但是如果木嘉那个贱人真凭着她的脸蛋长相还有狐媚手段让她的计划成功,她倒是可以考虑饶过木嘉,甚至把她送给镇陵王!

  “我哪有做什么?不过就是让木嘉请镇陵王去华池泡汤而已!”洪氏强压着恼怒说道:“你不是说,木嘉一手调香的技艺天下无人能比的吗?她调制的香跟华池结合起来,还不得让镇陵王......”

  有得他受的。

  她又派了七美人过去,特制汤香,让镇陵王浴池销魂,占便宜了!

  云问松一听她的话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个女人除了用这一招,还有什么办法?

  但是,不得不说,很多时候,对男人,这一招最为方便快捷有效果。

  这时,有弟子从火海中冲了出来,一脸被烟熏黑,身上湿了的棉被都烧得一个一个破洞,冲出来之后便到了云问松面道,喘着气道:“禀门主,院子里没有人,只有镇陵的马车,已经被烧得不成样子了。”

  这么说来,镇陵王是果真不在里面。

  云问松松了口气。

  只要人没死,那就没事。

  洪氏心中暗喜,这么说来,是木嘉的计划成功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镇陵王的马车会在院子里还起了火,但是只要她的计划成功了就好!

  “夫君,那赶紧让人找找镇陵王啊!这晚宴就要开始了,镇陵王是咱们未来女婿,可不能缺席。”洪氏故意装出了对镇陵王亲切、而又极担心他安危忧心他下落的样子,急争地对云问松说道。

  在这个时候,云问松自然也只能顺着她的计划走下去了。

  “来人,四处寻找镇陵王行踪!”

  “是!”

  云初黛正好匆匆寻来,听到了这句话,心中微一松。

  “爹,镇陵王没事吧?”她急急问道。

  云问松愣了一下,“初黛,你怎么出来了?”她应该盛装打扮,等着时辰到了直接进宴厅,惊艳所有人贵来宾。

  “爹,我听闻镇陵王出了事......”

  “镇陵王不在院子里。”洪氏忙拉住云初黛:“你先回去,娘和你爹正要去华池找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