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后世无双 第1493章公主的遗物

小说:帝后世无双 作者:醉流酥 更新时间:2020-04-09 22:25: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们看到了什么?

  妖凤之火啊!这都已经多少年没有见到了?

  他们没有想到有生之年竟然还能够看到妖凤之火!“咳咳。”

  老住持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住持醒了。”

  “住持快看,妖凤之火!”

  “什么?”更新最快s..sm..

  老住持听到他们的话顿时就是一惊,努力地把眼睛睁大,就见他们的厢房已经着了火,在一片的火光之中,一个绝色女子正双手抓着火球,朝着一片红色的甲虫砸去。

  她绝对是追着那些甲虫砸的,本来汇聚成了一大片的红色甲虫在她的火焰逼攻之后分成了几小支流,朝着四方八方蔓延。

  但是她根本就没有给它们生路,那些甲虫爬到哪里,都会很快就被当空砸下来一个火焰团,直接给烧成了灰。

  “真的是妖凤之火......”老住持的声音也在颤抖。

  云迟本来是想要保住这几间厢房的,但是她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大数量的红甲虫。

  这种东西,要是漏了几只,之后老僧人住在这里依然会有危险,所以这几间厢房是保不住了。

  所以她也就不再客气,盯着那些东窜西窜的甲虫就是一阵狂轰乱炸。

  “这是菩提血甲虫啊,不是不惧火的吗?”

  一个老僧人这个时候才想起这种甲虫的名字来,声音都变了。

  而且他也觉得十分震惊。

  菩提血甲虫数量极多,是可以操控任何生物的,比如人,只要让它们完全侵占,可以操控这个人的行动,除了说话,别的都可以与常人无异。

  这些东西极为邪门,但是却有这么个名字。

  据说这种东西是不惧火的。

  但是现在为什么会被火烧得一下子就成了黑灰?

  老住持眼睛不带眨一下地紧紧盯着云迟,说道:“那是因为这是妖凤之火,是异火,可不是一般的火啊。

  这妖凤之火正是一切这种东西的克星,就算是有些东西烧不掉的,那也只有可能是因为拥有异火的人修火不够,没有办法把它的真正发挥出来。”

  他的语调很慢,本来是身体还极不舒服的,但是又觉得这些话不得不说,“但是这位姑娘看起来修为应该是足够了,你们看她控制异火极度随心所欲,而且根本不用控制,像是能够源源不断地生出异火来,这是彻底融合了异火啊。

  上一次我们那一次奇遇,也许这回终于能够有了归处了。”

  老住持的话,云迟其实都听见了。

  没办法,她离他们也不是很远,他们说话也没有避着,以她的修为,除非刻意关闭五感,否则听见了不是很正常吗?

  这几个老僧人果然不是那么普通。

  她再次往一条石缝里砸下了一团火焰,把这些红甲虫全部都烧光了,这才看向了还在另一边腾上飞下缠斗着的两人,身形一掠,人已经到了他们之间。首发..m..

  顾速吓了一跳。

  眼前一花,云迟已经挡在了他面前,而那个黑衣人正一掌拍了过来。

  “大小姐......”顾速刚刚喊了一声,却见寒芒一闪,有吱的一种金属刺破了气流的声音,有些刺耳。

  云迟已经不闪反进地,欺身朝着那人迎了上去,手里的玄莲刀正刺往那人的掌心。

  刚刚那种刺耳的声音,正是她以玄莲刀尖刺开那人内力的气流声音。

  卟。

  一声极轻微的细响,玄莲刀已经结结实实地直刺中那人的掌心。

  那人竟然连躲都没能躲开。

  云迟扎中了对方的手掌之后没有半分迟疑,握着玄莲刀又是扬手一挥。

  那人脸色瞬间惨白,急急地后退,转身就要逃。

  从手掌到手指缝,被玄莲刀直接划开,手掌直接分成了两半。

  他眼里尽是惊骇。

  与顾速能够打成平手,久僵不下的他,哪里会想到在云迟手里会过不了一招。

  但是这个时候云迟又怎么可能让他逃了?

  她身形又是一闪,人又到了那黑衣人面前。

  “怎么,不聊几句就要离开吗?”

  她的眸光,宛如秋寒里闪闪的星辰。

  黑衣人好像是知道什么,一对上了她的目光便想扭头避开。

  云迟却蓦地一笑。

  “聊聊呀。”

  黑衣人觉得她这带着笑意的声音一直就在他的耳畔回响,聊聊呀,聊聊呀,聊聊呀......他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冷汗,用力地甩着头,想要把这声音甩开。

  其实他更想赶紧逃命,可是现在双腿犹如千斤重,他根本就无法移开步伐。

  “谁派你来的?”

  聊聊呀三个不断回响着的字突然就像被清风拂开,换成了清晰的一句话,黑衣人下意识就回答了出来。

  “我是西河胡家的......”云迟转身看向了顾速,“可知?”

  顾速赶紧点头。

  既然顾速知道这西河胡家,云迟也就没有再问这个问题,直接就问了下一个。

  “来做什么?”

  “祭秋寺这里,有神启公主的遗物,家主派我过来抢。

  但是那东西只有老住持知道如何解封,因此不能杀死住持,用菩提甲虫能控制他,就可以让他直接交出东西,还能解封。”

  “原来如此。”

  云迟恍然点了点头。

  其他人都愣愣地看着那黑衣人,没有想到这人如此没有骨气,不过就是被划开了手掌,就什么都说出来了。

  而且还说得这么清楚。

  黑衣人:可怜,无辜。

  他这分明就是受控,不由自主。

  “那这些什么甲虫,就是你们西河胡家养的玩意儿?

  西河胡家还有很多吗?”

  “是,没有多少了,要带这些菩提甲虫赶这么远的路并不容易,此次要是任务失败,我回去难逃一死。”

  云迟又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既然如此,我就不用动手了,你回去再死吧。”

  说完,她就对这人说了一句,“回去别的都不要说哦,直接说你任务失败,甲虫全死光了就行。”

  她打了一个响指,黑衣人愣愣地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如此听话,顾速他们才明白肯定是有古怪。

  “顾管事,要不要找人帮忙救火?”

  云迟转过身来,看着他们,指了指那几间已经完全烧起来的厢房,表情十分无奈,“我刚刚想起来,我们要的东西该不会就藏在房里吧?”

  那就全烧光了。

  老住持见她又蓦地无辜的样子,忍不住道了一声阿弥陀佛,笑了。read3;